点开↓

这人脑子大概装了整个银河系,大概是由脑洞组成的,脑洞特别多。

爬坑速度也奇快??但是一般吃定了一对就不会改变的!

可以叫我狐狸或者球,怎样顺口怎么叫呗

大宝贝和亲爱的的专属饲养员。

平时特别忙,写文时间都是挤出来的,算是一个慢更党了,希望能原谅我【无奈】

平时可以多找我逼逼啊,我很好勾搭的,真的!大概就像你给我一个棒棒糖我就跟着走的类型。

一个月标准崩溃三天到一周的类型。】

最后,我很讨厌转载,请不要这么做谢谢

【林秦】照片

*AU设 大学时期 

*摄影系大二学生今天x中文系大一学生秦明(但是内容和设定并没什么关系好像??)

*小甜饼~

第一次写林秦小甜饼,不知道好不好吃……不好吃别打我_(:3」∠)_
文笔不好。)

――――――――――――――――――

        第一次见到秦明是在大一新生的欢迎仪式上,那时候秦明正在往礼堂那里赶去,作为今年新一届成绩最高的一位,他要代表全体新生在全校师生面前演讲。一身规规矩矩的西装,衬托的他原本就不错的身段。刚好背景是枫树林,一片枫林的世界里突兀的出现一个墨蓝色的身影,一点也不违和……

        一向喜欢抓拍看起来普通却又美好画面的林涛,鬼使神差的举起手中的相机拍下了那个画面。

――――――――――――――――――

        第二次看到秦明,是在新生报道后一个月半。

        那时中文系和外语系按照传统开展友谊篮球赛,林涛身为摄影系的大闲人,被几个外语系的学姐抓到篮球场拍照,说是要在毕业后留下个纪念。

        比赛接近下半场的时候,林涛在中文系的座位上再次看见了秦明,只不过这次,不是那时为了演讲特意打扮的秦明,没有西装,没有发蜡,只是普普通通的白衬衫和黑裤子,头发也软软的贴着额头。看上去就是一副干干净净的好学生模样。

        这样子好看多了。林涛这样想

        在裁判的哨声落下后,看比分就知道中文系获得了胜利。球场上一片欢呼雀跃,秦明原本面无表情的脸上浮出了笑容,虽然只是微微勾起嘴角而已。但是林涛觉得笑起来的秦明似乎多了一些不一样的味道,快门轻轻的响了一声,那个笑容,被定格在了林涛的相机里。

        从那个笑容开始,他会下意识的关注秦明,他的舍友还笑他,他这是着了秦明的魔。

        林涛觉得没错,他可能着了一个叫秦明的魔。

―――――――――――――――――――

        第三次见到秦明是在图书馆后面的假山亭子里。林涛因为不想听教授侃侃而谈那些哲学家的思想,便在拜托室友帮忙后逃了课,带着自己的宝贝照相机,来到假山那里准备好好欣赏自己拍摄的照片,或者睡上一觉。等他快到了时候,他看到秦明蹲在那里,身边围绕着好几只猫还有几个猫罐头在地面上,那些猫正欢快的吃着秦明手中的猫粮还有地上的罐头,一只吃饱了的小猫还特意在他脚边蹭了蹭,秦明的手在一只小黑猫身上抚摸着。

        不知怎么的,林涛觉得这个画面很有趣,顺手拍了下来,然而,细微的快门声被秦明听到了,抬起头和林涛四目相对。

         呃……你好?

        那时,是林涛单方面见过秦明好几次后第一次与他说话。

        林涛还记得那时秦明看他的眼神犹如看一个智障……
    
        不过,那次过后,他们成为了朋友。

        好像也不错的样子?林涛看着专心喂猫的秦明想

―――――――――――――――――――

        自从林涛和秦明互相熟络了以后,两个人几乎在校园里是出双入对的,成为了校园里的一道风景线,毕竟,摄影系系草和文学系系草走在一起是特别引人注目的。

        还听说,有些姑娘不知为什么感觉自己失恋了。

―――――――――――――――――――

        林涛和秦明偶尔也会谈谈理想,展望未来。

        林涛从小就向往西藏,他非常希望未来有一天,他可以亲自踏上那片土地,在初冬的时刻,拍下最美好的雪景。

        他也总对秦明说这个理想,还幻想有一天秦明也和他一起去,两个人可以体验一下高原不一样的风景。然后,一定要给秦明拍一张照片留作纪念。

        秦明听了也只是看书,默不作声。

        秦明也谈过自己的未来,他说,他就想开一家属于自己的咖啡店,只要足够自己过日子的那种小店。

       “那我到时候不拍照了,在你店里打工包吃住吗?”

       “不嫌弃地板我觉得吃还是可以的。”

       “噫――老秦你太抠了吧。”

        两个已然成年的人,也就这个时候,才会像一个孩子一样,毫无保留的露出自己最真实的一面。

        只是因为面对的人是彼此。

―――――――――――――――――――

        随着春去秋来,林涛相机里秦明的照片越来越多了,不过,也到了他毕业的时候。

        毕业的前一天晚上,林涛把自己从第一次见到秦明是拍的照片,到他如今即将毕业的这几年里拍的每一张照片都洗了出来,用一本相册一一整理起来,他翻着每一张照片,看到的,除了秦明的变化外,还有他大学三年的时光……

        看完相册的一瞬间,他有些想通了一切。

        林涛把秦明约到假山小亭子那里,那是他们第一次说上话,也是成为朋友的地方。

        在亭子里等了一会儿,秦明来了,他什么也没说,把相册递给秦明示意他翻来相册。在秦明诧异的眼神里,他露出自己的招牌笑容,等待着秦明的回应,其实,他的内心非常紧张。

       谁知道,回应他的只是秦明收起相册转身离去的背影。

        估计……是要被他讨厌了吧……林涛眼中的紧张渐渐转化为自嘲。

―――――――――――――――――――

        毕业欢送会上,林涛并未看见秦明。在所有人欢呼着终于毕业的时候,失落感占据了他的所有。

       他觉得自己这是失恋了。

――――――――――――――――――
     
        提着行李箱的林涛站在宿舍门口,马上就要离开这个居住了四年的学校了,一瞬间还有些难受,最重要的是,秦明自从那天晚上后到现在都没有出现,都已经过了2天了……不知道现在他在干什么……

     “站在宿舍门口发什么呆。”熟悉的声音在身后响起

     “老秦?我还以为你不想见我了……”我还以为你讨厌我了

      “确实挺不想的。”秦明毫不犹豫的回嘴,林涛知道那不是他的心里话。

     “拿着。我毕业后,会在初冬的时候去日喀则……你还欠我一张照片。”秦明递过一个盒子,淡淡的说完话后就走了,留下林涛一个人还没反应过来,等他反应过来后,秦明已经走进了楼梯间

        盒子里是一条墨蓝色的手织围巾,林涛看着这条围巾,眼底的笑意藏也藏不住。

        秦明呦……

        其实,两个人都心知肚明,只是这层窗户纸需要其中的一个人去捅破它罢了。

―――――――――――――――――――
   
     一年后。

        秦明坐在前往西藏的火车上,看着车窗在来来往往的人群发愣,似乎希望看到什么,但又不知道能不能看到一样

      “咔嚓”

        细微的快门声让他回过神来,回头一看,只见一个人捧着照相机,背着一个旅行包在过道里面迎着阳光笑着看他

      “请问,是去日喀则吗?”
    

END      _(:3」∠)_

评论 ( 4 )
热度 ( 124 )

© 狐狸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