团鼠糯米球

一天(看)一篇小甜饼,补充体内糖分!耶✌

爬坑速度奇快

偶尔开心了会产粮啦,文笔不好怪我咯

改天把《他们》的全文放出来……一章一章的挺麻烦哈……

【林秦】《他们》下(2)


♦OOC老规矩,我扛着
♦《黄昏影院》的番外,也就是,电影的故事  架空时代
♦小少爷和农家少年的故事
♦看过正文的人都知道结局……
♦祝阅读愉快

快结束了呢……有着感叹

☆推荐一首音乐配合食用
☆【松たか子—桜の雨,いつか】
☆这首歌,我觉得挺适合的……我也很喜欢。

——————————————————————

五年,说长不长,说短,倒也是不短。

23岁的林涛如今已是褪去稚气与青涩,落出了一个成年人该有的成熟。英俊的面容和开朗大方的个性,再加上是个正值完美的年纪,让林涛成为了胡镇里姑娘们明争暗斗的梦中情人。

林涛看着那些姑娘们,虽说也有过尝试的交往过几个,但不知为何,总是觉得少了什么。以至于,现在还是一个没把初吻送出去的雏儿。日子也渐渐过着,镇上的单身小伙儿一个个的减少,最后就只身下林涛一个单身的。

姑娘们看着急,林家老太太看的也着急。

“我说,涛啊。”林老太太恨铁不成钢的看着穿着白色背心大裤衩躺在凉席上忽闪大扇子的林涛,再次苦口婆心的给他做思想工作“你说,你也老大不小了,镇上那么多个小姑娘,你怎么就每一个对眼儿的啊。”

“娘,求您别说了,我真的每一个喜欢的。”林涛忽闪着大扇子丝一点都不想动,这大热天的,就想在竹席上吹风睡一觉。

“哎呦喂,你这混小子怎么就听不进去啊这是!”林老太太很清楚自家臭小子的性格,说理没用,于是,彪悍的林老太太伸出手揪住林涛的耳朵就是狠狠的拧,疼的林涛直哼哼“你大姐二姐都给娘抱孙子了,就剩你个不争气的连对象都没!”

“唉唉唉!!松手松手,这是你亲儿子!”

“混小子,今年要是找不着对象你就别回这家了,听到没!”

“听到了听到了,松手松手!疼!!”听到林涛的回应后,林老太太这才松手离开,剩林涛一个人在竹椅上哼哼着揉耳朵。

“不论多好的姑娘……终究不是他……”看着林老太太远去的背影,林涛眼中充满愧疚,这么多年,他也看透了,他的心早被一个离开多年的人占据。

但是……他们终究如秦明曾经对他说过的那样。

他们只能是两条平行线,永远不可能相交。

第二天的日头特别毒,林涛替父亲送完大米后就钻进了附近的凉茶铺子里想买一碗凉茶歇一歇,等日头不那么热了再走。

“涛哥,喝凉茶啊。”柜台里头,小黑正扇着风昏昏欲睡的,看到林涛来了后,略微懒散的打了声招呼,替他盛了一碗冰凉去火的凉茶。

“是啊,这日头毒的,老想在家里呆着了。”林涛接过凉茶后,特别豪爽的喝了半碗进去,这才觉得快要冒烟的喉咙舒服多了“真羡慕你家开凉茶铺子的。”

“可不是嘛……对了,听我媳妇儿说,你娘要逼你相亲啊?”小黑无奈赞同这大热天,然后,又神神叨叨的向林涛打听八卦

“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八卦了。”林涛好不犹豫的送给小黑一个白眼,慢慢的喝着碗里的凉茶

“和我媳妇儿学的。讲真的啊涛哥,你这又不是没有姑娘要,咋滴还不找对象啊?”小黑一脸狗腿的趴在柜台上,给林涛再倒了一碗凉茶。

“不知道,就是每一个感觉能对上的。”林涛也不客气,接过凉茶就放在一边,把碗里的一点点喝完了再拿“别提了,你们再怎么说我都不会现在就找到喜欢的。”

“成,成。”小黑看林涛不耐烦了,也不多问“对了,涛哥,听说了没,秦家那个大少爷回来了。”

“你说谁回来了?”林涛听到小黑的话后,停下来喝茶的手,抬头看着小黑等他说出下文。

“就,就内秦家大少爷啊,和你同天出生的那个。”小黑被林涛的眼神吓到了,说话都哆哆嗦嗦的

“你听谁说的?我咋地不知道?”

“我媳妇儿是秦家布料作坊的啊,人家秦老太太亲口说的。真真的。”

“钱放这儿了啊,我回去了!”

“唉唉唉!涛哥!!你汗巾没………咋回事儿啊……跑这么快……”小黑举着汗巾看着已经跑远的人,无奈的摇摇头。

他回来了。林涛脑海里只有这句话,五年时间,他与秦明的联系并没有断去,那五年里所有的信件他都好好的保存着。

从凉茶铺子跑出去的林涛并没有回家,而是跑到了他们第一次遇到的小山坡,林涛有一种强烈的预感,秦明一定会在那里。

当气喘吁吁的林涛看到山坡树下那个久违的身影,那抑制不住上前拥抱那身影的冲动被他渐渐扩大的酸楚占领。慢慢的走到树下,看着那同他一样蜕变化蝶的青年,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

“欢迎回家。”逆着阳光的青年将心中的千言万语化为简单的话,脸上强扯出来的笑容扭曲又搞笑。

“恩。”秦明伸出手将五年里环绕在他梦中,能让他撑过最艰难时刻的青年拥入怀里,矮几分的秦明鼻尖贴着林涛满是汗的脖颈,意外的,有洁癖的他确完全不想松开手,反而对这味道充满依赖“林涛。”

“嗯。”林涛也不再顾虑,低下头,感受那久违的真实。

“你知道吗,两条平行线,永远不可能相交…”

“秦明……”

秦明松开林涛,拍了拍环着他的手示意他松开。

“但是,它们可以重叠。林涛,我回来了。”

小山坡上,两个容貌俊俏的青年,悄悄的,在树荫之下,交换了他们青涩的吻。

【林秦】《他们》下(1)

♦OOC老规矩,我扛着
♦《黄昏影院》的番外,也就是,电影的故事  架空时代
♦小少爷和农家少年的故事
♦看过正文的人都知道结局……
♦祝阅读愉快

都不知道多久没写了,都已经没有感觉了,真是抱歉呢……

——————————————————

四季交替的很快。总是在不经意之间,春天悄悄来临。

百草新生,百花齐放,繁花似锦的春。胡镇的美丽女子也常在这春中,沿着那些不知名的花儿远嫁,或亦找到她心属的郎君,胡镇里称春又为芳春。

林涛一如往昔,躺在自己的小山坡那儿,看着遍山开的花海。

如今的林涛已经可以挑起家中的重任,刚成年的小伙子确没有了往日的那般毛躁,多了一份稳重。

“林涛。”

正当林涛昏昏欲睡之时,一个清冷的声音突然传入他的耳中,将他脑中的困意一股脑的驱散而尽。

“呦,秦明啊,怎么突然想起来找我了?”随着的撑着柔软的草地盘膝而坐的林涛看着眼前难得一身便服的秦明,两个人已一个冬季没相见,唯一的联系方式,仅仅是林涛每周替自己父亲给秦家送米粮时顺便让店里的伙计带给秦明的一些信。

“因为需要办的事情已经完成了。”秦明也不在意林涛那略微吃味的话,自顾自的取出一块刚好大的白布垫在草地上,在林涛旁边坐了下来。

“你真的要去外头?”林涛也习惯了秦明的洁癖,看了他一眼后,便又躺了下去。

“嗯。”

“这样啊……”听到秦明果断的回复后,心里不知为何有一些空荡荡的,林涛闭上眼睛,微风吹动草地,杂草略长的草尖在他的脸上轻抚过“那什么时候出发?”

“……”秦明沉默了一下,风把他的刘海吹起,露出光洁的额“明天就走。”

“…明天啊……真快,我还想,过几日我家的连翘就开了,带你去看看呢。”林涛带着惋惜的口气说着,他睁开眼睛,伸出一只手挠了挠头“你肯定没见过连翘。”

“确实没见过,漂亮吗?”看着林涛伸手挠头,秦明知道,那是林涛有话想说确又不会说出来的时候才有的动作。但是他并不想问林涛想说什么,也一如他不希望林涛说出那些话。

“连翘啊……和你很像吧。”林涛脑海里浮现了那朵朵朴素芳香的花,渐渐地和秦明重合。

“和我很像?”

“对啊,同样都是外冷内热,而且还特别喜欢挑别人快睡的时候开花,完全一样!”

“啧!”

“哈哈哈哈哈哈……哎,等等等等我开玩笑的!别走啊!!”

风吹动花田,带起一阵花瓣,两个刚成年的小伙子,勾肩搭背的慢慢的从小山坡上走向胡镇。

山坡大树下,那块白色的布,随着风,被挂上了树梢,在一片绿中,白的突兀。

秦明是在清晨离开胡镇的,带着为数不多的行李,踏上了远离家乡的船,在波涛里,驶向渴求知识的路。

当林涛醒来时,院子里的连翘花已经悄然绽放,花香淡艳,满枝金色的花儿,朵朵开进他的心里,就像那个已经离开的人,默默地……

几日后,秦明收到了来着一封远渡重洋的信,带着海风的信里夹着几朵已然枯黄的连翘,还有一句让他铭记于心的话。

“连翘开了,说好的给你看看。”

这里科普一下

连翘(拉丁学名:Forsythia suspensa):落叶灌木,是木樨科连翘属植物。连翘早春先叶开花,花开香气淡艳,满枝金黄。
是一种被誉为祝福的花。

我们急救老师(男的)亲口说了,男人也可以怀孕,老师还是不知道腐啊什么的,这话说出来,嘿嘿嘿嘿脑子里面开车……

给自己断后路,记一下脑洞,全职的医院prao
外科医生 叶修 孙翔
心理医生 喻文州 魏琛
儿科医生 苏沐橙 黄少天
麻醉师 张佳乐 包荣兴
皮肤科医生 江波涛
骨科医生 韩文清 孙哲平
妇产科医生 陈果
中医药 王杰希 高英杰
护士长 (待定)
CD室 肖时钦 周泽楷
营养师 张新杰 乔一帆 安文逸
儿科男护士 许博远
药房 车前子
儿科实习医生 卢瀚文
骨科实习医生 宋奇英
外科实习医生 邱非
文案 罗辑

太多了还没想好,登暑假坑一次性填完再慢慢写……

同人文的真相

一个骷髅:

蜀山有雨:



是我呀




抚剑独行游:







1.说“这篇文绝对不会坑”的太太都弃坑了。

2.说“高甜”的文一半是真甜一半结尾四十米大刀。

3.说“有OOC”只是一种自谦方式,重度ooc的文根本不会标ooc预警。

4.瓶颈期一般指“我有一个超赞的脑洞他娘的写出来变成了什么鬼我要怎么办”或“啊好懒已经是个废人了更文是不存在的”,而不是无脑洞可写。

5.文手写出来的脑洞和开过的脑洞比例类似冰山露出来的部分和水下的部分,所以,深不可测。

6.BGM对码字至关重要,甚至直接影响文风和基调。

7.当文手把一个脑洞大纲全部写出来后会有一种已经写完了这篇文的错觉。

8.比较精彩程度的话,脑洞100,大纲70,试阅50,正文10。
















9.文手总有一刻想仰天长叹“为什么我不是个画手”。
















10.破事一堆的时候文思泉涌,闲得发霉的时候瓶颈期。
















11.傻白甜热度永远比正剧文高,不信随便点个cp的tag榜单。
















文手往往付出和回报不成正比,一个回复就能让他们高兴好久,善待文手人人有责。
















【可以转载,请注明出处。不要关注我了!!!超害怕!!!求您们!!!顺便让我大喊一声:曹丕是个好人!!!】





老祖母今天去世了……老人家平时对我可好了……总是处处为我着想……突然消息来还真有些受不了……明明刚刚还沉浸在姑姑的订婚宴里,下一秒犹如跌进了冰窟……愿老人家天堂安好……

【林秦】《他们》中下


♦OOC老规矩,我扛着
♦《黄昏影院》的番外,也就是,电影的故事  架空时代
♦小少爷和农家少年的故事
♦看过正文的人都知道结局……
♦祝阅读愉快

☞可能会觉得结尾断在那里会很奇怪,但是,我觉得段在这里,是最好的。

——————————————————————

“快点快点!!”山坡上的老树下林涛冲山坡下背着一大袋种子的小黑挥舞着双手,催促他快点前行。

“嗨呦,沉死了。”好不容易把一大袋子种子扛上上坡的小黑丢下背上的种子,也不顾地脏,眼睛一闭身子一仰就四仰八叉的躺在地上装死。林涛也跟着躺在地上,随手拽过一根狗尾巴草就叼在嘴里,目光直直的看着天空。

今年刚过十八的林涛并没有和其他镇上从小玩到大的伙伴一样选择出去闯荡,而是就在家里,帮父亲在家里放牛种地,日子过得好不悠闲。这不,带着小黑在自家没用的小土坡折腾东西呢。

闭目休息了一会儿,林涛才觉得要干正事,抬起脚猛地一个挺身站了起来,双手在叉腰用脚踢了踢还在装死的小黑“唉唉唉,起来了起来了,别装死了啊。”

“老大,再让我休息会儿吧,那袋玩意真的挺沉的。”小黑面对林涛的动作只是翻了个身继续装死。

林涛没办法,摇摇头拍拍屁股上的土挽起袖子开始刨起土来,从脏兮兮的麻布袋子里抓了一把种子,胡乱的撒在了刨好的土地上,再随意地扒拉过土堆把种子盖了起来。

干了一两分钟,小黑不再一旁厚脸皮装死,挽起袖子和林涛一块干了起来。两个小伙子就在那土坡上一大清早的干到了半夜,带着一身泥土回家挨骂去了。

林涛每天一有时间就往小土坡那里跑,林老看他没和别家小子整天在外面调戏姑娘有,没惹事,也就惯着他这样下去。

春去秋来,一年时间也过去了,那个荒寂的小土坡在林涛的照顾下成为了花的天堂,也成为了胡镇里许多小姑娘最喜欢结伴游玩的地方。

林涛喜欢在正午的时候带着自家两只刚出生的小羊羔在山坡那儿闻着花香土味在老树的阴影下睡午觉,两只小羊乖巧的很,常常窝在林涛的身边,和他一块儿睡午觉,所以他也喜欢带它们来。

秋天的正午,林涛照常带着两头小羊来到土坡那儿,还没到老树下面远远的就看到了他最常呆的那块地儿有一个年轻人坐在那里,腿上夹着个板子,比比划划的不知在干什么。

林涛的步子没停下来,距离年轻人不是很远的时候,两只小羊羔子就自顾自的跑到了那个年轻人身边,一只大胆的羊羔子直接就往年轻人怀里钻。年轻人不知所措的放下那块板子,看着两只小羊羔露出了窘迫的神情,似乎是想抬头望天,但是这一抬头,正对上了林涛的眼睛。

那是一对很美的眼睛,很清澈,仿佛拥有万千星辉。

“那个……”年轻人开口打破了这尴尬的画面“这两只羊,是您的吗?”

“啊,抱歉抱歉!”林涛回过神来,手忙脚乱的小跑过去,把两只小羊抓了回来,两只白团子挣扎了一下,发现没用后就乖乖的呆在林涛怀里委屈的咩了几声。

“它们平时很乖的。”林涛抱着两只小羊羔子干笑着解释着,两只小羊像是知道他在说什么一样,配合的咩了几声,水汪汪的眼睛里投着委屈巴巴的意思“你看,它两都这么认为的。”

“噗嗤。”年轻人看着面前一人两羊,一时间没忍住笑出了声“抱歉,我只是被它们的突然出现吓到了,它们很可爱。”

“这样啊……没被吓到就好,这两个崽子被我惯的。”林涛抱着小羊羔子自顾自的坐在了年轻人旁边,两只小羊被他放在了旁边的地上“那——不吓不相识,我叫林涛!你呢?”

“是‘不打不相识’。我从来没见过第一面就介绍自己的人。”年轻人拿起放在一旁的板子,板子上面夹着一张未完成的黑白画,看来他是来山坡写生的“我叫秦明。”

“哎,是你啊!”这个名字林涛从小就不陌生“咱两小时候还一起看过戏呢!你还记得不?”

“好巧呢。”秦明听了林涛的话后愣神了一下,很快就想起来了小时候听那场《牡丹亭》时旁边坐的孩子。模糊的记忆中,那个孩子有点傻兮兮的笑容对秦明来说印象挺深的。

“不止呢,听我爹说,咱两还是同天生的,名字是找同一个夫子取的!”林涛的手摸着小羊羔,目光停留在秦明的画上“你画的吗?”

秦明心里小小的感叹了一下这缘分,摸了摸蹭过来撒娇的羊羔,回应林涛“我记得没错的话,镇上的人都说这山坡上的花都是你种的?”

“是啊,很好看吧。”林涛随手摘了一根草叼在嘴里,然后往后一躺,望着天空飘着的云

“嗯,很美。”秦明发自内心的赞叹,刚转过头就发现林涛已经睡了过去,于是拿起画笔再次画了起来,只不过这次不是他一个人呆在这里,旁边多了个睡着的林涛,还有两只小羊。

分享一个我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