团鼠糯米球

一天(看)一篇小甜饼,补充体内糖分!耶✌

爬坑速度奇快

偶尔开心了会产粮啦,文笔不好怪我咯

年更党【认证】

【林秦】《他们》中下


♦OOC老规矩,我扛着
♦《黄昏影院》的番外,也就是,电影的故事  架空时代
♦小少爷和农家少年的故事
♦看过正文的人都知道结局……
♦祝阅读愉快

☞可能会觉得结尾断在那里会很奇怪,但是,我觉得段在这里,是最好的。

——————————————————————

“快点快点!!”山坡上的老树下林涛冲山坡下背着一大袋种子的小黑挥舞着双手,催促他快点前行。

“嗨呦,沉死了。”好不容易把一大袋子种子扛上上坡的小黑丢下背上的种子,也不顾地脏,眼睛一闭身子一仰就四仰八叉的躺在地上装死。林涛也跟着躺在地上,随手拽过一根狗尾巴草就叼在嘴里,目光直直的看着天空。

今年刚过十八的林涛并没有和其他镇上从小玩到大的伙伴一样选择出去闯荡,而是就在家里,帮父亲在家里放牛种地,日子过得好不悠闲。这不,带着小黑在自家没用的小土坡折腾东西呢。

闭目休息了一会儿,林涛才觉得要干正事,抬起脚猛地一个挺身站了起来,双手在叉腰用脚踢了踢还在装死的小黑“唉唉唉,起来了起来了,别装死了啊。”

“老大,再让我休息会儿吧,那袋玩意真的挺沉的。”小黑面对林涛的动作只是翻了个身继续装死。

林涛没办法,摇摇头拍拍屁股上的土挽起袖子开始刨起土来,从脏兮兮的麻布袋子里抓了一把种子,胡乱的撒在了刨好的土地上,再随意地扒拉过土堆把种子盖了起来。

干了一两分钟,小黑不再一旁厚脸皮装死,挽起袖子和林涛一块干了起来。两个小伙子就在那土坡上一大清早的干到了半夜,带着一身泥土回家挨骂去了。

林涛每天一有时间就往小土坡那里跑,林老看他没和别家小子整天在外面调戏姑娘有,没惹事,也就惯着他这样下去。

春去秋来,一年时间也过去了,那个荒寂的小土坡在林涛的照顾下成为了花的天堂,也成为了胡镇里许多小姑娘最喜欢结伴游玩的地方。

林涛喜欢在正午的时候带着自家两只刚出生的小羊羔在山坡那儿闻着花香土味在老树的阴影下睡午觉,两只小羊乖巧的很,常常窝在林涛的身边,和他一块儿睡午觉,所以他也喜欢带它们来。

秋天的正午,林涛照常带着两头小羊来到土坡那儿,还没到老树下面远远的就看到了他最常呆的那块地儿有一个年轻人坐在那里,腿上夹着个板子,比比划划的不知在干什么。

林涛的步子没停下来,距离年轻人不是很远的时候,两只小羊羔子就自顾自的跑到了那个年轻人身边,一只大胆的羊羔子直接就往年轻人怀里钻。年轻人不知所措的放下那块板子,看着两只小羊羔露出了窘迫的神情,似乎是想抬头望天,但是这一抬头,正对上了林涛的眼睛。

那是一对很美的眼睛,很清澈,仿佛拥有万千星辉。

“那个……”年轻人开口打破了这尴尬的画面“这两只羊,是您的吗?”

“啊,抱歉抱歉!”林涛回过神来,手忙脚乱的小跑过去,把两只小羊抓了回来,两只白团子挣扎了一下,发现没用后就乖乖的呆在林涛怀里委屈的咩了几声。

“它们平时很乖的。”林涛抱着两只小羊羔子干笑着解释着,两只小羊像是知道他在说什么一样,配合的咩了几声,水汪汪的眼睛里投着委屈巴巴的意思“你看,它两都这么认为的。”

“噗嗤。”年轻人看着面前一人两羊,一时间没忍住笑出了声“抱歉,我只是被它们的突然出现吓到了,它们很可爱。”

“这样啊……没被吓到就好,这两个崽子被我惯的。”林涛抱着小羊羔子自顾自的坐在了年轻人旁边,两只小羊被他放在了旁边的地上“那——不吓不相识,我叫林涛!你呢?”

“是‘不打不相识’。我从来没见过第一面就介绍自己的人。”年轻人拿起放在一旁的板子,板子上面夹着一张未完成的黑白画,看来他是来山坡写生的“我叫秦明。”

“哎,是你啊!”这个名字林涛从小就不陌生“咱两小时候还一起看过戏呢!你还记得不?”

“好巧呢。”秦明听了林涛的话后愣神了一下,很快就想起来了小时候听那场《牡丹亭》时旁边坐的孩子。模糊的记忆中,那个孩子有点傻兮兮的笑容对秦明来说印象挺深的。

“不止呢,听我爹说,咱两还是同天生的,名字是找同一个夫子取的!”林涛的手摸着小羊羔,目光停留在秦明的画上“你画的吗?”

秦明心里小小的感叹了一下这缘分,摸了摸蹭过来撒娇的羊羔,回应林涛“我记得没错的话,镇上的人都说这山坡上的花都是你种的?”

“是啊,很好看吧。”林涛随手摘了一根草叼在嘴里,然后往后一躺,望着天空飘着的云

“嗯,很美。”秦明发自内心的赞叹,刚转过头就发现林涛已经睡了过去,于是拿起画笔再次画了起来,只不过这次不是他一个人呆在这里,旁边多了个睡着的林涛,还有两只小羊。

评论
热度 ( 12 )

© 团鼠糯米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