团鼠糯米球

一天(看)一篇小甜饼,补充体内糖分!耶✌

爬坑速度奇快

偶尔开心了会产粮啦,文笔不好怪我咯

年更党【认证】

【林秦】无名咖啡01


AU设   宝哥视角    内容纯属虚构

我和你们嗦哦,可能会很长,很枯燥无味。然后OOC我的。

宝哥有恋人设定(别打我!)

重修过后终于放出来了,也快写完了嘛。

照片的延伸作

――――――――――――――――

我叫李大宝,是一位自由小说家,我最大的爱好,便是在我所居住的这座繁华城市中,寻找隐藏在角落中的一些店铺倾听这些店铺的故事,大部分都是一些被遗忘的老店。然后,我会将对我来说,最深刻的故事,记录在我未完成的,也从未公布的书中,成为这本还未命名的书中精彩的一页篇章……

因为我不希望,这些美好的故事,被埋没于这座繁华都市的灯火中……

――――――――――――――――――――――――

在深秋的某日交稿后漫无目的的游荡街巷时,我无意间在家附近一条几乎快被拆迁的小街尽头,发现了一家十分独特的小店。真的很独特,因为它没有店名,只有一扇普通房门大一些的木门,木门上挂着一面写着“欢迎”的牌子。就是这么简单,安静的缩在这条街的最里面,等待着有人来光临

“还挺有个性的啊……”我带着一种发现宝藏般的感觉推开了这家店的木门,一股浓郁的咖啡味夹杂着甜甜的枫糖味扑面而来,看来是一家咖啡店

说实话,在那一瞬间我有一种预感,这家店会给我带来一次从未经历过的体验,错过了,我将会后悔。不过很庆幸,我推开了那扇门……

推开门后,我看到的是一条不长也不短的小道,这条小道两面,都挂满了照片,从黑白照片到彩色照片,四盏暖黄色的灯将这些照片称托的犹如梦一样……要我来形容,这条小道,就像是一条时光的隧道,放映着不同时代的画面

我仔细看这些照片,意外的发现,黑白的照片,是还未修建起来时这座城市的画面,彩色的,则是一些田园风光,草原风景,往里面走,最多的就是草原上的夕阳,美的就像是一幅画

虽说这条小道不长也不短,但是我感觉自己就像是经历了一个世纪一般……在旷野中游历了一番

在小道的尽头的门帘旁,我总算是看到了一张有人的照片,说真的,这是我看到的唯一一张带人的照片。照片看上去很新,保存的很好,照片里是一位坐在草堆上观看日落的男人背影,而附近是覆盖着薄薄一层白雪的草原,仔细看右下角,还有一群灰白的,大概是落日归圈的羊群……

“够美的啊,拍照的人,一定特别用心吧……”我歪头看了看照片,便掀开了门帘,我不知道为什么这家店的构造如此奇怪

“嚯――!”掀开门帘后,我的好奇变为了惊讶,因为,这根本不是店的级别了,俨然就是一栋三层小楼!咖啡吧台旁的木质旋梯从第一层一直延伸到天花板,吧台旁边紧靠沙发的墙上全是书籍,还有一台老式唱片机在播放《月光》。我从未想过,在在这样一个角落会有一家如此别有洞天的咖啡店!

“啊!今天的第一位客人,早上好”二楼的木扶手后面探出一个脑袋,看到我后,便立刻从木旋梯出下来,我粗略的打量了一下,一米八几,有些小胡子,长的很符合现代小女生梦中情人的标准,阳光,帅气

“这是早晨的菜单,请问需要些什么吗,还可以点音乐!”这个帅气的店员从吧台后面拿出一本手写的菜单递给坐在吧台旁的我

“一杯果茶和巧克力松饼吧”看了眼菜单,果然还是点一些平时喜欢的吧,看着立马在吧台忙碌起来的帅气店员,我还是忍不住问了最想问的话“那个,这家咖啡店为什么没有名字啊,没名字,岂不是没什么客源?”

“这个啊……”

“因为曾经它是有名字的,但是出于一些原因,就没了名字,你喜欢叫它什么都可以。”还没听到帅气小哥的解释,背后传来一道冷清的声线回答了我的问题。我回过头看,一眼就认出来的人就是小道尽头那张照片上的男人。

“秦店长购物回来啦。”原本在柜台忙碌的帅气店员已经从柜台走到了身后来人的身边,接过他手中的东西,然后在来人的耳边说了什么话,导致被瞪了一眼。

后来我才知道,是我的角度错觉,那时候其实并不是在说话,而且亲了他一口……讲真有那么一瞬间我很想把手中热腾腾的水果茶泼到他的脸上。那时的我真是太天真了。

“您好,我是店长。”一看到店长我就觉得会对他留下深刻印象。不是因为他浑身上下充满了禁欲的气质,也不是因为他是那张照片上的人,而是因为――深秋穿西装而且还不戴围巾不披风衣的人在这里还真不多见。

――――――――――――――――――――――――

不得不说,这家店真的是客源稀少,可能是因为工作日的原因,除了中午有几位看上去是老客户的人来这里享受午休时间外,还真的没几个人光临这里

店里安安静静的,播放的音乐都是来自那台老式唱片机,来来回回的也就那几首古典钢琴曲,浓郁的咖啡味在空气中弥漫着,几天的时间,我都呆在这里,这里的气氛可以使我安静下来,以最好的,最清晰的思绪书写我的下一篇连载小说

“我说,宝哥,你都坐了一天了,再不起来动动容易长痔疮啊。”林涛,也就是那个帅气的店员,端着一碟巧克力松饼和一杯果茶走了过来,痞痞地在我对面的沙发上坐下“喏,老规矩。”

“我和你说,你这样很容易失去第一时间看我新连载的机会的。”我把眼睛从电脑屏幕强行转移到林涛身上白了他一眼,端起果茶让往后躺,让自己陷入沙发里面嘟囔起来“你说我当初怎么就这么嘴欠答应下了这篇呢……”

“别别别,手下留情,手下留情,我还想知道下一章发生了什么事呢!”林涛一听立刻收起那副痞子的气质,然后略带严肃的说“宝哥,这嘴欠不能怪别人,能改就只能靠穿越,可惜穿越这档子事是不可能的,如果是真的,我早就穿越回去了都。”

“滚你的……”我再次白了一眼林涛,抄起身旁的抱枕就往他身上砸。然后眼睛漫无目的的在店里乱看,然后停留在了那条被我称为“时光隧道”的小道上“唉,林涛你和我说说那些照片的故事呗。”

“嘶,你这思维跳跃的我有些跟不上啊,不过怎么突然想起这个啦?”林涛接住我砸过去的抱枕顺手抱在怀里往后靠,略带夸张的皱着眉头摇了摇头,就好像吃了摇头丸一样“我怕说了老秦就不理我了,不成。”

秦明也就是那位秦店长,深秋身着三件套还不戴围巾不披外套的内位,讲真,他还是个闷骚。

“我这不是没灵感嘛,老秦现在又不在,你不说我不是他怎么会知道?不告诉他不就得了,放心大胆的说呗~”一听林涛的话,我一股子八卦劲头就上来了

“成,你别说就行,秦明不喜欢提起这段黑历史”林涛犹豫了一下“成吧!”

“很期待你们的故事呢。”

――――――――――――――――――――――――

我窝在沙发里静静的看着林涛准备了点吃的,看他放下了点心后,走到了墙上书柜那里。

“其实呢,小道上挂的那些照片都是我拍的,从小我就梦想自己是一个背包客,背着一个旅行包,带着自己心爱的摄像机,行走在中国大陆上,四海为家,风餐露宿的,追寻最漂亮,最美丽的风景。尤其是西藏。大学时期我是摄影系的,秦明和我同一所大学,只不过是中文系的,是比我小一届的学弟。”林涛把放在墙上书柜角落里的一本相册抽了出来,厚厚的一大本,翻开来,全都是一些美丽的风景,还有一些淳朴的少数民族的人们,当然偶尔也有他自己的照片。每一张照片旁边,都用黑笔标注了实在什么时候,在哪里拍摄的。

我看着这些照片,平平淡淡的,但是看着会觉得心里暖暖……

“大二的时候,我在新生报道的那天无意识的拍到了身为新生代表的秦明,从那之后我就对他总是有意无意的关注,因为我觉得拍他的照片,让我特别的满足,无数次的偶遇后,一次契机我俩也就顺理成章的成了朋友。我大学毕业的前一天,我醒悟了,就趁着毕业晚会的前一个晚上表白了,本以为秦明会不再离我,可是,他在我走的那天,说等他毕业后回去日喀则。”林涛捧起相册翻找了一下,然后在一页上停住了,推给我看,照片上,秦明一身黑色的毛呢大衣正靠着火车的窗户盯着外面的人群发呆,雪已经开始下了起来,在玻璃窗那里堆起了一个小小的雪堆,看上去特别的养眼“这张就是去西藏的火车上拍的。”

“你第一次见到人家就偷拍……没想到你是这种人。”我略微调侃了一下林涛

“大宝那就是你不懂了,如果没有那次我无意的拍照,我就和秦秦明无缘了。”林涛瞄了我一眼,伸手把相册翻了一页取出一张照片给我“这张是在前往日喀则的第二天拍到的。”

照片是透过窗户拍的。薄薄的白雪覆盖了一整片草地,白色下面是姜黄色的草地,远处还有几个当地居民开着拖拉机在小道上慢行着,黑色的烟从拖拉机烟囱那里袅袅升起,太阳也有些西下的感觉,暖黄色的光辉中夹杂着些许紫色

“真美……”

“那还不算最美的,最美的应该是清晨。刚刚说到哪里了?哦,那时候的他,只会在被我骚扰烦了时候才会多唠叨几句,除了这些时间外就真的全身心的投入在看书里,天知道他到底带了多少的书。可是我注意到了,每当日落时,秦明会把注意力从书上转移出来,一直目送着天黑。然后就取出一个玻璃瓶泡起了咖啡,默默地喝着咖啡,写着不知道是一天的读书心得还是日记的东西。反正,我那时候觉得,安静的目送日落时的秦明,比落日的余晖还要好看……”林涛说着说着突然笑了起来,端起桌面上的茶喝了一口“前往日喀则的火车一路上畅通无阻。到了日喀则,在当地居民的指引下,我们找到了一间环境还是很不错至少不会离市中心很远的出租屋,一下子就付了半个月的房租。”

“啧,虐狗呢。”我依旧翻看着相册,但是听到这里忍不住翻了一个白眼,用实际行动表示我内心的毫无波澜,甚至还想怼他一发的态度

“……还有五分钟秦明就该来了,我俩速战速决,记得我的小龙虾啊!”林涛无语的看了我一眼然后抬起手看了眼时间淡淡的说出我最不愿意听到的话。

“知道啦你,讲完再说吧!”

“好,就这样我和老秦在出租屋里当起了半个月的租客。”林涛说到“每天早晨秦明起的特别早,洗漱完第一件事不是挑选一天的衣服,而是磨咖啡,慢悠悠地边看书边喝完咖啡后,才会开始打理自己。我差不多在他梳洗完以后才会起床。”

“挺懂生活的……不过一大早喝咖啡对胃不好。”

“我也是这么想的,但是没办法啊,说不过他,只能听他的,不对,话题又扯开了!”

“我错了……你继续你继续。”

“差不多在日喀则呆了两天,每天的生活都差不多一样,愣是没出过门,但是啊,那两天窝在出租屋里,我和老秦呢,也对对方的生活习惯开始熟悉了起来,就好像是,回到了大学时期一样……”说到这里,林涛不由得露出了一丝笑容,我想,如果现在有一面镜子,他才能发觉,自己现在的笑容所流露出的幸福,是有多么的明显……明显的我有一丝嫉妒了

“后来的每一天清晨,我和秦明都会在天没亮就出门,一路散步到郊区,你不知道清晨的日喀则是有多么的美丽,我们走在小路上,太阳开始升起,那时候啊,我就特别喜欢问老秦一个问题,虽然他回应我的都是一个音,如果不是‘恩’那就是‘呵’了。”林涛伸手翻翻然后抽出一张照片,照片上是两个影子,凑在一起就好像在说悄悄话一样,在朝霞的衬托下,我脑补了一下,影子的主人,大概是牵着手在漫步的吧……

“时间差不多了,剩下的明天说好了,毕竟要是让秦明知道了,我就完了。”就在我脑补的时候,林涛突然出声打断我的正在放空的思维

“好吧……不管怎样,你只要说要故事就行”我站起来拍了拍林涛的肩膀,然后再重新摊在沙发里,回忆着刚刚听到故事,我决定将这个故事写下来,放在最开篇的那一页。

――――――――――――――――――――――――

那天我走的时候,林涛送了我一张晚霞的照片,上面写着一句话“人生不一定要轰轰烈烈,有时候,平平淡淡才是最美。”我看了那张照片很久,最后还是用相框装了起来,放在了我书房里。

“大宝,该睡了。”书房的门突然打开,我的爱人拿着一杯温牛奶。

“嗯,来了!”林涛说的没错,平平淡淡才是最美。

————————(待续)———————————

评论 ( 6 )
热度 ( 17 )

© 团鼠糯米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