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开↓

这人脑子大概装了整个银河系,大概是由脑洞组成的,脑洞特别多。

爬坑速度也奇快??但是一般吃定了一对就不会改变的!

可以叫我狐狸或者球,怎样顺口怎么叫呗

大宝贝和亲爱的的专属饲养员。

平时特别忙,写文时间都是挤出来的,算是一个慢更党了,希望能原谅我【无奈】

平时可以多找我逼逼啊,我很好勾搭的,真的!大概就像你给我一个棒棒糖我就跟着走的类型。

一个月标准崩溃三天到一周的类型。】

最后,我很讨厌转载,请不要这么做谢谢

【林秦】《他们》中上

♦OOC老规矩,我扛着
♦《黄昏影院》的番外,也就是,电影的故事  架空时代
♦小少爷和农家少年的故事
♦看过正文的人都知道结局……
♦祝阅读愉快

戏曲部分歌词来自《牡丹亭》表演部分是自己yy的_(´ཀ`」 ∠)__

————————————————————————

林涛回过头,一个穿着绸子制的衣裳、面容清秀的少年站在他身后。镇子里的孩子林涛几乎都认识,面前的这个少年有些面生,不过看那个衣着打扮,想来就是秦家那个从未见过,但是和自己同天出生的孩子了。

“可以啊!”林涛往旁边挪了一大块空位给他,手还拍了拍被他坐的有些热乎的板凳。

“谢谢。”少年从口袋拿出一条绣着竹子的手帕,在林涛的注视下擦了擦板凳才肯坐下。

“真讲究……”目睹了全程的林涛小声的碎碎念着,毕竟,他从小可是野到大的,从来没那么讲究过。

一阵铜锣鼓声过后只见台上走出一位身着黑色道袍,戴黑三的人,他手握拂尘在台上绕了一圈,最后在舞台的正中央停了下来,中气十足的念起来一段对词“清晨起来一炷香,谢天谢地谢三光——”接着又是一阵铜锣敲打的声音,那人在台上手持拂尘做了一套林涛小时候见过的老道士驱鬼时做的动作。

“开始了!”林涛兴奋的看着台上走出的四个拉屏风的人,屏风后面是戏班的演员。

“—原来姹紫嫣红开遍,似这般都付与断井颓垣,良辰美景奈何天,赏心乐事谁家院。朝飞暮卷,云霞翠轩,雨丝风片,烟波画船,锦屏人忒看的这韶光贱。”

身着一身桃色戏服的袅娜女子随着屏风的推入映入观众的眼中,半挽的秀发披散在肩头,显得娇弱又美貌,女子朱唇微启,唱起来了婉转的曲,配合着铜锣鼓琴,轻舞着雪白地水袖

“遍青山啼红了杜鹃,那荼蘼外烟丝醉软,那牡丹虽好它春归怎占的先?闲凝眄,兀生生燕语明如剪,听呖呖莺声溜的圆——”

从另一侧的屏风后走出另一位青衣盘发女子,手笔着兰花指,迈着小碎莲花步向桃衣女子走去,丹凤眼虽妖娆但眼中尽是悲。青衣女子与桃衣女子相对而唱,台下的观众也听的入迷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生者可以死,死可以生……”秦明轻声念着脑海里浮现的句子,这曲《牡丹亭》听的他心中微动

林涛听到了秦明说的话,只觉得这个面生的小子有趣。没放心上,专心的听起了戏。

评论 ( 1 )
热度 ( 9 )

© 狐狸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