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开↓

这人脑子大概装了整个银河系,大概是由脑洞组成的,脑洞特别多。

爬坑速度也奇快??但是一般吃定了一对就不会改变的!

可以叫我狐狸或者球,怎样顺口怎么叫呗

大宝贝和亲爱的的专属饲养员。

平时特别忙,写文时间都是挤出来的,算是一个慢更党了,希望能原谅我【无奈】

平时可以多找我逼逼啊,我很好勾搭的,真的!大概就像你给我一个棒棒糖我就跟着走的类型。

一个月标准崩溃三天到一周的类型。】

最后,我很讨厌转载,请不要这么做谢谢

【林秦】黄昏电影院

【林秦】黄昏电影院

我来领走自家孩子了

林秦大逃猜

OOC我的,谢谢。

伏笔有,BE还是HE理解靠你们自己了……

架空,架空,架空(重要的话说三遍)
———————————————————

这座古旧的小镇几乎与世隔离,它里面的建筑都保留着几十年前的模样。除了几位偶然路过的行脚客和林中的飞鸟外,也就没了其他的访客到来

黄昏染红了这座小镇,寂静的街道上,只有几位饭后散步的行人,还有骑着吱呀作响的单车回家的中年人,巷口里,一只黑色的猫一闪而过,破旧的破路灯微弱地灯火在等待黑夜的到来

街上的人越来越少。

秦明漫无目的地在这街上漫步,黄昏将影子拉长,拉长……也不知道是想到了什么,顿了一下,小心翼翼地踩着那影子前行

秦明是前些天才搬来这座小镇的一个陌生人,身为摄影师的他,是一名追随时光的人,这座寂静的小镇,对他来说是一个巨大的宝藏,这里充斥着时光的气息。

他也不知道自己是何时开始爱上这份寂静的。

街不长,也就几分钟的路程。尽头是一家电影院,似乎尘封了几十年一般,沾满灰尘的布告板上贴满了花花绿绿的海报,售票口的玻璃早已破碎,只留下几张稀少泛黄的白片票子在售票台里躺着,黑白格的大厅里,饮品洒落在地上留下的痕迹隐隐约约的,角落里摆放的盆栽,也早就化成了枯枝……

“好……熟悉的感觉……就好像…”就好像曾经在这里生活过。

秦明看着这个让他有些神情复杂的大厅。突然他发现展影厅的入口处端坐着一只黑色的猫。

“唔!”黑猫出现的让一向冷静的秦明也有些吓到了

黑色的猫仰起头淡漠地盯着秦明,黑色的尾巴不时拍拍地面,喉咙里呜咽着,似乎是在催促林涛快点过去

秦明看着那幽幽的绿,稍微犹豫了一下,虽然并不是因为害怕这猫,确实这猫的举动似乎有些诡异。但是,心底有一个声音在驱使他走了过去……

“喵呜”黑猫在秦明走进的时候突然起身,蹭了下他的裤脚,就好像和他认识一样。然后,就跑进了展影厅,消失在和它的皮毛颜色相似的黑里

黑猫原本蹲着的地方,一张泛黄的纸留在那里。

是一张泛黄的电影票,上面的墨字有些模糊不清,但是,电影的名字确像重新印刷过一样……

“是一个没听说过的电影啊……《他们》?”秦明拿着电影票默默地在脑海中搜刮着这个名字,在他的印象里,并没有这部电影,但是再久远一些的,那就说不准了

幽幽的荧光照亮秦明周身的黑暗,外面的黄昏也泛着紫色。他沉思,那黑猫好似在引导着他前行,是想要让他知道什么,或者……有什么人在等待着他……黑猫,只不过是童话中魔女的使者,黑暗中的引路人,它引导着主人想见到的人

“如果,那真的是为了引导我,这次不去,以后也会想尽办法引导我来这里吧,不如一次解决了。”抱着这个想法,秦明拿着电影票,靠着手机仅有的光,走进漆黑一片的展影厅的走道里

一号厅,二号厅。三号厅,四号厅……直到,走道尽头的八号厅。

微弱的光从八号厅大门底下偷漏出来,很明确的告诉他,就是这里。秦明深吸口气推开八号厅的门。

银幕亮着,播放着黑白的画面,不断的循环,不停的循环着。观众席的正中央,有一个青年坐在那里,黑色的猫慵懒地卧在男人的椅背那,尾巴软软地晃动

“啊啊……真慢,电影快开始了啊”青年注意到了秦明,歪着头看他,脸被银幕的光照亮。,让秦明看清了那张脸,那是一个看上去很阳光的脸

“…嗯。”秦明在和青年隔了一个座位的地方坐下。原本一直放映黑白画面的银幕开始不再循环,然后停顿了一下,开始播放电影。

电影讲述的是两个孩子,从出生到分离的故事,他们虽然身份相差甚远,但是,却在一个巧合下相识,偷偷的见面,偷偷的交换自己的所见所闻……然后,偷偷的相恋。在这个时代,他们成为了信徒们眼中的污秽,最后,一个葬身火海,一个死于相思……

剧情吸引秦明,但是也给他带来一层雾一样的谜。因为他发现,那两个人中,有一个,和自己长的一模一样,而另一位,是他旁边坐着的那位青年人。

放映结束,秦明心情变得特别复杂,不知如何评论。因为,里面的一幕幕就像是他经历过的一样,火海里,那种深入骨髓的疼痛,让他的泪流了下来

“结束了啊……”青年人抚摸着黑猫柔软的皮毛以一种感概的口吻说,也不知,这话是对谁说的,对秦明,还是对自己。

“……”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很抱歉,我会将我所知道都告诉你。”青年人转头看向秦明笑到,怀里的黑猫也跟着抬头看他“我叫林涛。”

“我叫秦明,前不久刚搬来这里的摄影师。”秦明礼貌的回应林涛的话“这家电影院是…?”

“它是我祖父留给我的遗产。”今天停顿了一下“但是这部片子不是”

“哈?”秦明听着秦明古怪的回答,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啊,其实这部片子,讲的是一个真实的故事。我也是第一次看,但是,从儿时开始曾祖父就一遍一遍的和我讲述这个故事,他说,那是他的罪,他想要去弥补他所犯下的一切。”林涛就好像是解释了无数次一般,自顾自的捏着黑猫的肉垫,被烦了的猫挠了一下后,只好摸着鼻子松开手,看着自家猫溜到秦明的怀里

“你的曾祖父是?”秦明看着在自己腿上窝着的黑猫,头也不抬的问林涛,或许这个举动对平时的他来说,是非常失礼的行为

“就是那个在电影院里抽烟,导致那个小少爷被烧死的伙计。”

秦明并没有继续问,抚摸着猫细滑柔软的皮毛。那火海中深入骨髓的痛,太过真实,还有那临死前绝望的眼神,在他脑海里挥之不去

“你也有同样的感觉吧……那种,极度悲伤,绝望的感觉……”林涛换了个姿势坐着,双手搭在脑后“那种感觉真不好……在水里慢慢的溺亡,简直比用刀割自己还痛苦……”

林涛回想着那种感受。那种,周身一片的蓝,等待着水慢慢吸入身体,然后下沉,一点点的失去氧气,只剩下水……只有水……

窒息感在一瞬间侵蚀了他的身体

秦明淡淡的打断林涛“那种痛苦,让我无数次惊醒。”

秦明回想着那折磨人的痛,慢慢的,丝丝记忆涌入他的脑海,就像天在给他开玩笑一样的,总让你失去,然后再在最后一刻,重新拾取回来。

“对了,你是摄影师对吧!”林涛打断了秦明的沉默

“怎么了?”秦明看着林涛,怀里的黑猫蹭了蹭他的手,金色的眸子闪着“我没带相机”

“我有!来来来,一起拍啊!你看,这个时间了,天也快暗下来了,拍张照留个纪念,也算是对这个糟糕的黄昏留个好点的东西了,对吧”就像是变戏法一样,从身后拿出一台照相机,但是看得出那照相机其实是放在身后的座椅上而已

秦明知道自己无法拒绝这个要求,因为,他知道林涛是谁,也知道他自己是谁……

他接过相机,相机上,在相机的边角,有一个小小浅浅的刻痕,但是并没有看出来是什么

“一起吧,一起拍一张”林涛架着秦明的脖子

“你这样我拍不了的!”“骗人,明明可以的!”

闹腾的拍下一张模糊的照片,里面的两人,一位手搭在另一位的脖子上,角落,还有一撮黑黑的东西,大概,是黑猫的尾巴

亲密的就像是,那两个曾经相爱的人一样。

“林涛,你是不是等了我很久。”

“或许是吧,我也不知道”

黄昏渐渐消散,林涛催促着秦明回家。

电影院的门口,林涛站在阴影处喃喃自语,黑色的猫蹲在他的脚边,他们看着秦明离开

“我们明天还能见面吗?应该能吧,我一直在这里等你,如果你还记得我的话……”

黄昏消散,夜幕悄悄的降临,路灯闪烁着灯光,街上没有一个人

————————————————————————

电影的内容我在这里补充一下吧,虽然,也只是比较虚的内容:
一颗常青树,一个破院子,一口井,一户农家
一条长命锁,一座后花园,一把笔,一户富商
一场皮影戏,两个少年郎,一把蒲公英,两位青年谈
一张游学照,两地两相思,一条短断桥,两地两相遇
一把烟时火,两心两相离,一潭深绿水,两心两相聚

如果没问题,电影的内容我会在下周放出来,还需要改进一下

评论 ( 2 )
热度 ( 23 )

© 狐狸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