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一颗Fu球球
平时特别忙,但是就算到吐血也忍不住写写写,算是一个慢更党了,希望能原谅我【无奈】

葡萄酒与葡萄园 续篇


脑子有点抽了写写别的换个心情【说白了就是卡住了,想摸鱼了】

不打tag了,本来就是自娱自乐的产物

前梗

————————————————————

时光飞逝,两个能为一朵花吵起来的小屁孩子转眼就成长为了俊俏的少年。那一身稚气并未褪干净,像未成熟的紫葡萄,略带些青涩的气息。

雷狮自从跟着父亲安排的导师学习经商后便很少去往安家葡萄园。当然,这个“很少”也只是他自以为的罢了,一个月依旧去不下十次。

安迷修也乐得这小少爷来找他,能给有点乏味的农家生活带些乐趣,虽然他从来没和任何人说过这话,表面上依旧嫌弃着雷小少爷。

说白了他们已经习惯了有对方在的世界而已。谁也离不开谁,就像隔着一层薄薄的纸,两人不愿意去捅破,甘于平淡的现在。

但那层纸,似乎也有了些细微的裂痕。

跟着父亲漂洋过海锻炼半月后的雷少爷在踏入家里的第一步脑子里想的不是好好在自己柔软的床上睡一觉,而且想着把他花费了好大力气才弄到的“惊喜”给安迷修送去。

他为安迷修准备的礼物是一匹棕色的小马驹。是难得的矮脚马。

抚摸着小马驹幻想着安迷修看到那个惊喜后的样子,雷少爷露出愉悦的笑容牵着小马驹往专门放置它的房间奔去。留下不清楚所以然的老管家站在大厅里茫然无措。

第二日雷狮就带着礼物和老管家前往安家葡萄园。

穿过葡萄架,雷狮远远地就看到在安家院子里的安迷修的母亲,栗发的女人身着白色长裙,看见雷狮后便露出温柔的笑容,安迷修长的很像母亲,都带着同样的温柔。安妈妈告诉雷狮安迷修在他自己的花田休息,并递给他一个装着食物的野餐篮。

我想他会很喜欢它的。祝你们有个愉快的下午茶时间。安妈妈看着雷狮牵着的小马驹眨眨眼睛,笑容中透露出些许狡诈,像个准备了一个恶作剧的孩子。

雷狮一手牵着小马驹一手提着野餐篮轻车熟路的走向那块小花田。果不其然,看到了在树下午睡的安迷修。

安迷修依靠在树旁,宽大的草帽遮盖住他的脸,绘本盖在肚子上,伴随着呼吸一起一伏,他的手中还握着一朵风干的翠菊。

雷狮把拍了拍小马驹的背,示意它别动,然后提着野餐篮蹲在安迷修身边,抽走他手中的绘本和翠菊,把野餐篮放在他的肚子上。热热的编织篮底让下一秒原本还在午睡的人就猛地被惊醒。

呦,醒了啊。雷狮提起野餐篮看着面前手忙脚乱地摘草帽的安迷修放声大笑。回敬他的是安迷修的一个大大的白眼。

不是说要去一个月吗,怎么提前了半个月就回来了?安迷修瞪着雷狮,把他手里的属于自己绘本和翠菊抢过来。心疼的抚摸着封面上的小骑士。

急着回来给你送个礼物啊。

礼物?

安迷修还没反应过来,雷狮就把野餐篮丢给他,然后指了指自己身后,这时安迷修才注意到雷狮身后有一匹棕色的小马驹,正乖巧的看着他们两个。

怎样,我可是花了好大力气才弄到的!雷狮得意的看着安迷修。

当然喜欢啊!安迷修有些激动的看着小马驹,手一撑地站了起来,奔向小马驹,抚摸着它柔软的鬃毛。小马驹看上去也很喜欢安迷修,亲昵的蹭了蹭他的脸,可爱的不得了。

可是…这太贵重了,我不能收下。他两亲昵了好一阵,等到雷狮都铺完野餐垫把食物都摆上去了安迷修突然开口。

那你拿东西和我换呗。雷狮沉默了一下,捏起一块蔓越莓饼干塞进嘴里。

我手头可没有值钱的东西。安迷修踮着脚摘下葡萄架上的叶和没熟的葡萄递给小马驹,小家伙吃的津津有味。

那这样,这匹小马驹给你,但是等价的,你欠我一个愿望,那朵翠菊,就你夹在书里那朵,当做是抵押给我,怎么样?雷狮看着犹豫不决的安迷修说道。

…行,那这个给你。安迷修摸着小马驹的鬃毛,斟酌了一下,他果然还是很喜欢这匹小马驹,把翠菊递给雷狮。

那协议达成。雷狮接过翠菊,捏着它的花枝轻轻的旋转着,欣赏着这朵风干的花。

评论
热度 ( 8 )

© 狐狸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