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一颗Fu球球
平时特别忙,但是就算到吐血也忍不住写写写,算是一个慢更党了,希望能原谅我【无奈】

【雷安】回溯之旅(1)

OOC我的。

年龄大概都在35.36左右了吧…想写的更成熟一点,但是果然还是喜欢这个年龄段…我真喜欢老夫老夫的模式。

对不起ooo我还是食言了!这篇真的超级想马上写完…所以,葡萄园等下周吧,抱歉。

本来想写帅气的雷总,但是不知为何我眼里只有他的温柔。【跳窗】我文笔真的是差到爆炸啊【突然悲伤】

————————————————————

就算是曾经如此的深爱,在七年的时光里,那份炙热的感情也被满满的磨砺,失去了那种脸红心跳轰轰烈烈的感觉,只剩下疏远和相敬如宾。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谁也不知道……大概,这就是漫长岁月带来的“厚礼”。

不过,一场旅游能改变一切的话……

                  ----------------

“安迷修,我们去旅游吧。”雷狮端着一杯咖啡依靠在书房的门口看着坐在办公椅上正在工作的安迷修。

“旅游?我都不记得有多久没听过这个词了。不过我觉得不需要,我们都有工作的雷狮…”安迷修听到雷狮的话后并没有将目光从电脑屏幕上移开,依旧在敲打着工作所需要的文案。

“不,我觉得我们需要。”雷狮端着咖啡走到办公桌前,伸出手把安迷修的笔记本电脑盖上,动作快的安迷修差点就夹到手了“我已经把工作都交代给卡米尔了。”

“可是没什么地方可以去得了,你别忘了蜜月那时候你拉着我差点就玩遍半个地球了,还翘了一年多的班没上!”

“咳别提那件事。我们还是有地方可以去的,这个奖券不是你放在床头的吗。”雷狮从睡衣兜里拿出一张奖券,两指捏着那张奖券在安迷修眼前晃了晃。

薄薄的奖券勾起了安迷修的记忆,这是前几日在超市购物的时候他随手抽到的奖品,放在床头没有在意,没想到雷狮居然看到了这个。

“怎么?”

“……咳…我知道了…”安迷修虽然很不乐意,但是看着雷狮那个不容许任何人拒绝他的表情还是叹了口气给格瑞发了条消息将公司的工作全部交代给他。

最后,他们给旅行准备了一个月的漫长时间。

在旅行的前一天他们一夜无眠,忙碌的准备着旅行前的一切工作。安迷修收拾完行李后,与雷狮一起把他们家里的家具盖上防尘布。以防止他们回来之后欢迎他们的是一个灰尘满天飞的“家”。


他们所去的地方是一个从未听说过的小山村,大概是超市从那家便宜的旅行社那里用最低价格得到的,然后拿来当做最高奖骗骗那些购物的人们。

一路上两个人飞机转火车,火车转巴士,巴士转公交,公交转拖拉机,拖拉机转牛车。路途十分的波折。甚至还体会了巴士司机在颠簸的山路上飙车。下车后吐了好久的安迷修心里有点想打退堂鼓,最后还是忍了下来。

雷狮和安迷修坐在牛车的稻草堆上一言不发。直到正午才到那个小山村。

因为村子在山里,没网络而是交通不方便,雷狮刚到的时候举着手机比划了半天的信号,心里还有些后悔来到这里,但是谁让是他提出的这场旅行。而且,下了牛车在村里游走的时候,安迷修看上去很喜欢这种淳朴的山村。

看着这家伙傻兮兮的笑容,雷狮觉得还是可以忍下去的。


这个窝在山里的小山村特别的落后,问了村里人后发现这里也没有什么正规的旅社,唯一的旅社在前不久刚刚倒闭。大概是以前也有遇到过这种情况,在知道他们两个是来旅游之后,就带着他们去找了村长,硬生生在这个破地方给他们两个精心整出了一间能看的房子。

这座带着小院子的两层的木头房子是一个常年在外打工的夫妻留下的,如果不是村长替他们照顾着,估计院子里早就长满了杂草,而不是现在一丛丛赏心悦目的花。

牵牛花的藤将院子的一面墙覆盖也有的藤悄咪咪的绕到了房子的木头窗户边儿,各色的花盛开着,院子里还有一个老藤椅,看上去意外的舒服惬意。

村长带着安置好行李的安迷修和雷狮在房子里转悠了一圈。房子里没洗手间,上厕所需要去外头用茅草和木板建起来的露天厕所。洗澡要用瓜瓢在大水缸舀几瓢子水到厨房里烧滚烫了用瓜瓢浇着洗。厨房在房子的后面,格外的简陋,不是现实的煤气灶和电磁炉,而是那种乡村独有的用柴火和稻穗生火的土灶台,两个大大的黑色铁锅被固定在土灶台上,锅铲锅盖什么的都挂在土灶台上面。柴火麦穗就堆在土灶台的后面。

对于雷安这种活在大城市里见惯了繁华的人来说,住在这种房子里可能会有些艰难。首先习惯怎么用厨房就是一个很大的问题。


小山村里大家都是自己种菜自己吃的,偶尔还给街坊邻居送点自家腌制的菜什么的。唯一的菜场在山外十几里的城镇,对雷狮和安迷修来说晚餐是目前最大的问题,因为没有菜场,他们晚上不知道该怎么办。

“两个小哥!在不!”在他们迷茫的时候村长突然推开小院子的门进来,“哎,俺突然想起来咱们村里头没有菜场,怕你们没饭吃,就来叫你们来俺家吃饭,俺媳妇儿听了还杀了一只老母鸡等着你们呢!”

“那就谢谢村长了!”


村长年纪有点大,儿子早就和村里的小年轻一样出去打工了,家里还有一个9岁的女儿。女娃娃对于两个陌生的面孔十分好奇,吃饭的时候总是用好奇的眼神看着他们两个。

吃完饭后,小女孩就抱着她的泥娃娃乖巧的看着安迷修。大眼睛眨巴眨巴的,看上去格外的可爱。

“给。”安迷修在身上摸索了一下,在口袋里拿出一块德芙巧克力递给孩子,雷狮有些轻微的低血糖,随身带一块巧克力已经成了他的习惯。

“谢谢叔叔!”看到巧克力的一瞬间,安迷修似乎看到了孩子的眼睛亮了一下。

雷狮站在旁边看着安迷修对孩子叫他叔叔后露出尴尬的笑容,就有了莫名的触动,他和安迷修在一起七年了,从来没想过领养一个孩子。看到他这么喜欢亲近孩子,雷狮一时间有了想和安迷修领一个孩子的想法。

“俺们村里头晚上就是哇凉哇凉的,给你们一床被褥,这样不会着凉咯。还有介个,绿豆枕头俺们村里都枕这个睡,特舒服!”乘着安迷修和女孩玩的时候,村长抱着一床厚厚的棉被递给雷狮,还给了他们两个手缝制的绿豆枕头。

“真是麻烦村长了!”

“没事儿!明天俺让人给你们送点蔬菜,这样你们也好做饭。”

“好。”


村里夜路乌漆麻黑的,就算有路灯也还是很昏暗。雷狮抱着棉被和两个绿豆枕头被安迷修拽着一路安全的回到了他们暂时居住的房子。

在睡觉之前,又有了着新的问题。两个人不睡一张床已经有一年多了,因为平时不是安迷修加班就是雷狮有应酬的,两个人很难有一个晚上是在一起的。如果有,那其中也会去书房睡觉,选择不打搅对方。

现在想想,天知道他们怎么变得疏远的。

把棉被枕头放在炕上后,两个人沉默了。

“那——”

“我睡这里。”安迷修用木凳板子拼起来一个简陋床,抱着旅行箱里带来的小毯子和一件比较厚的外套扔在床上,然后迅速的换上睡衣拽过一个绿豆枕头窝在床上不理雷狮。

“啧。”就算他冷死我也不会再理他。雷狮这么想着。


夜深了,气温真的如村长说的那样开始极速下降,格外的冷。在简陋床上沉睡的安迷修潜意识的将自己整个人蜷缩在小毯子里,但是小毯子还是不保暖,使得他不由自主地发抖。

“傻子。”雷狮盖着棉被看着简陋床上瑟瑟发抖的安迷修,忍不住开口低声的骂了他,默默的裹紧了棉被,使得下炕的时候棉被没有碰到水泥地上,随意的踩着鞋子靠近,然后爬上简陋床把安迷修整个人圈在怀里。

突如其来的温暖让安迷修下意识超热源靠近,手碰到雷狮的脖颈时冰的雷狮一哆嗦,伸出手把那只冰凉的手拉到胸前,慢慢的捂暖和起来。

安迷修均匀的呼吸声带起了雷狮的睡意。雷狮伸出手将安迷修搂在怀里,慢慢的沉睡了过去。

第二天清晨,生物钟让安迷修比雷狮起的早,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在雷狮怀里时,他不由得呆愣了一会儿时间。自从他们都开始忙碌自己的事业后,不知道有多长时间没有这样相拥而眠过。一年?两年?可能更长。

“真是……咳……”安迷修调整了一下自己的情绪,轻轻的移开雷狮搂着他的手,下床拿出行李箱里的衣服穿戴好,去楼下洗漱。

院子里有一个蓄水用的水缸,水缸里早就准备好了足够用的天然矿泉水,不过这一缸水供他们两个洗漱和洗澡吃饭一周都不够的,听昨晚吃饭时村长说的,水缸里的水用完后,就要去后山那里挑水。所以还是需要节约使用的。

洗漱过后,安迷修就去厨房里做早餐。

柴火的土灶台安迷修从来没用过,只能按照看过的乡村电视剧里演的一样,依葫芦画瓢的胡乱把柴和稻穗塞进灶洞里,点一把火,坐在木头矮凳上那些吹火的竹筒往里头吹气。试图让火烧起来。不过终究是不会使用,火没烧起来,倒是黑烟把他洗干净的脸喷的黑漆漆的。

“噗安迷修你这是什么鬼样子!”雷狮刚洗漱完走到厨房那里,看着安迷修一脸黑黑的拿着吹火用的竹筒狼狈咳嗽,就在门口嘲笑了出来,然后光荣的收获了安迷修的白眼。

“有本事你来!”安迷修愤愤的瞪着雷狮在那里笑他。

“我来就我来。看着点。”雷狮把安迷修从木头板凳上赶下来,自己拿着吹过竹筒开始生火。然后,在安迷修的注视下雷狮也成功的没有把火升起来,和安迷修一样沾了一脸黑烟。

“噗嗤你还说我!”安迷修看着雷狮的黑脸毫不犹豫的嘲笑着。

“哥儿!在不!我来给你们送东西嘞!”刚好给他们送东西的村里小伙儿到了。两个黑脸的人从厨房齐齐出来,差点没把小伙子笑抽了。不过笑过后,小伙子还是好心的手把手教给两个黑脸人怎么生火,折腾了半天这才吃上来到这里的第一顿早餐。

评论 ( 10 )
热度 ( 20 )

© 狐狸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