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一颗Fu球球
平时特别忙,但是就算到吐血也忍不住写写写,算是一个慢更党了,希望能原谅我【无奈】

【雷安】海上琴声(海盗雷x人鱼安)

ooc预警!!

不好意思请看完以下一段废话:

尘封的番外篇,一个比较平淡的故事。讲的是雷安的初遇(也不算是初遇的初遇?)。所以并没有所谓的结局,还是连着尘封看比较好。【怕不是要写成为一个系列咯,害怕】

【其实是想表达我的人鱼设定和我心里的安安鱼才写的】

顺便提一下,我这里呢,人鱼的爱情观是,不论对方是男是女,只要是自己命中注定深爱的人就行。不分男女卑贱的。

顺便放一下前篇:
【雷安】尘封的秘密(海盗雷x人鱼安)

——————————————————

母亲有把金色的竖琴,她曾经用这把竖琴给我的童年留下无数回忆。
在化为星沙前,她给我留下的唯一是就是那把竖琴。她微笑着将竖琴赠给了我,连同她最后的祝福。
竖琴的音乐,会指引我的爱人,在月圆的夜晚来到我的身边。
所以我常会在月圆的日子,在熟悉的湖泊上,弹起母亲给我弹奏的歌。

—————— 安迷修

——————————————————

“在广阔无垠的蔚蓝大海中,有一个古老而且神秘的种族——人鱼。

人鱼诞生自深海的中心,他们有着精致的容颜,时间在他们身上流逝的无比缓慢。他们死后会化作海中的荧光,成为一粒星沙。

他们,是大海孕育出最美丽的精灵。

人鱼的一生只能有一个伴侣,他们彼此深爱,共享着绵长的生命,直到一起化为荧光,成为星沙,他们也是爱的象征。

他们的歌声让人沉迷,他们的琴声会指引相伴一生的眷侣来到身边……”

“那我会被人鱼爱上吗?”

“会的,亲爱的,你会被人鱼所爱……”

宽阔房间的纱帐里母亲轻轻拍着雷狮的背,小小的他枕在母亲怀里一遍又一遍的听着母亲给他讲述关于海洋,关于人鱼的故事。脑子里不断幻想着未来的他能站在船甲上,指引着水手,在人鱼欢乐的歌声中踏上星海深处。

雷狮对海洋的热爱,就是从儿时母亲的睡前故事开始的。直至成年。


海面上风平浪静,几只海鸥站在船的风帆上窥视着甲板上的人们手中的食物,静静地候着一个完美的时机将那美味佳肴掠夺。

雷狮坐在酒桶上,这几个满载佳酿的木桶是他们刚从一伙海盗那里得到的战利品,而那伙海盗付出的代价仅仅是被炮火轰击沉入海中罢了。

雷狮举起木头磨制的大杯子喝了一大口啤酒,眺望着广阔无垠的海面,海风将他的头巾吹得飞舞。吹散了酒气。

今天不仅是他开始海航的日子。坐在木桶上的雷狮回忆着梦中的自儿时不断出现的人鱼。那条人鱼的身影随着他成年将至在他梦中出现愈发频繁,昨晚,那张模糊不清的脸庞渐渐的清晰起来,但是雷狮只看到了他温柔的双眼。

梦中温柔的吻令他一瞬间走了神。

“大哥,再不找一个岛屿,可能就要在海上过夜了,这一带是海啸的常发地带,过夜很危险的。”卡米尔看了眼走神的大哥,把红色的围巾向上提拉了一下,声音透过围巾穿进雷狮的耳中。

“那就去找岛吧。”卡米尔的声音让雷狮从回忆中醒来,调整了一下状态后雷狮开了口,那口气并不是认同,而且命令。

羚角号在海上乘风破浪,航行了不只多久,直到黄昏将至也没有见到一座岛屿。卡米尔握着方向盘,远远的就看到了一片被迷雾笼罩的海。

“帕洛斯你上去看一下。”雷狮将望远镜丢给帕洛斯,放下手中的酒杯,站在了卡米尔的身边。

帕洛斯爬上瞭望台,站在上面拿着望远镜望向那一片迷雾,雾不是很浓郁,投过望远镜帕洛斯隐约看到了一个岛。“雷狮老大,雾里有岛屿!”帕洛斯放下望远镜,俯在瞭望台的边缘向下吼着。

“恩。卡米尔去那个岛上。”雷狮沉思了一下,那座岛屿被白雾所包裹,白雾就是岛屿的天然保护罩,如果能把岛屿当做据点,是个不错的选择。

羚角号在卡米尔的操控下驶进那片白雾,不出一会儿,雷狮就发现了越是往岛的方向进发,雾气越是浓郁。被浓郁的白雾包裹在中间,若不是卡米尔心理素质相对沉稳,不然早就在这一片雾中迷失了方向。

雷狮站在卡米尔的旁边,看着周围的一片白雾。白茫茫的一片雾中隐约传出了悠扬的琴声和歌声,那歌声婉转空灵有种蛊惑人心的味道。雷狮低头看了眼卡米尔,似乎他并没有听见“卡米尔,你有没有听到什么?”

“没有,大哥,怎么了?”

“不,没什么。”

或许是听错了,又或者是人鱼在弹琴,不,不可能的。雷狮嘲讽的笑了一下自己,居然还坚信这如此幼稚虚无的言论。

羚角号距离那座岛屿越来越近,直到船头彻底破开最后一层白雾时,他们才能看清这座岛屿的模样。这是一座有些茂密树林的岛,岛外的一圈被乱石滩围绕。卡米尔将羚角号停在了乱石滩边,佩利将沉重的船锚抛进海里。

夜晚来的很快,海盗们总会在新获得的物资后的夜晚狂欢一阵,畅饮着掠夺而来的美酒,然后酩酊大醉的在船甲上呼呼大睡。雷狮今夜并不参与这狂欢,但是也喝了不少的美酒,在彻底倒下前回到船上自己的卧室里休息。

雷狮躺在柔软的被毯里,酒麻痹了他的神经,让他的脑袋变得昏沉。闭上眼,他就梦到了小时候在母亲怀里听着故事的自己,船甲上的呼噜声大到穿进他的房间里。让他从梦中惊醒。

就当他即将爆发的时候,曾在白雾中听见的声音再次传入他的耳中,而这一次,没有了那空灵的歌声。

琴声悠扬婉转安抚了他烦躁的心,原本因喝醉而沉昏的脑袋变得清醒了些,不再有沉重感。似乎是从树林的某一处传来的。雷狮掀开被毯,拿起挂在墙上的外衣走到甲板上。站在树林的外面,并不能看清里面的情况。

雷狮的目光在他的船员上扫视了一圈,没人醒来。思考了一会儿,他回到自己的房间,拿着他最顺手的小刀离开了海盗船。走过乱石滩往树林中进发,寻找这琴声的来源。

显然这是一个没有被人发现的小岛,雷狮在这里看到了很多曾被标志为灭绝的植物,他并不在乎它们有多么珍惜,直接用刀砍断它们,而理由很简单,那些植物阻拦了他的道路。跟着琴声的指引,往它的来源前进。

“怎么这么多。”也不知道走了多久,砍了多少的树藤,只是随着琴声不断前进。站在树从中,雷狮看到了岛的中心。

岛中央是一个湖泊,很大很美、波光粼粼的,森林围着湖泊形成一个圈。湖中央有一株古老的大树,树上淡淡的散发着悦动的荧光,似乎是萤火虫在里面飞舞。树的旁边有一块巨石,巨石上有一个弹琴的身影。琴声,就是从那里传来的。

雷狮拨开遮蔽住视野的树丛,在看清那身影的一瞬间有些错愕,这个身影,与他纠缠他数年的身影渐渐重合“原来,我们是命中注定的。”

是的,那是一只人鱼,棕栗色的长发披散在肩头,透明的鱼鳍藏在着柔顺的发丝中。长发遮盖过背脊,修长鱼尾在水中轻轻的摇摆。人鱼的鳞片十分别致,宝蓝色的鳞片在尾部淡出一抹橘,犹如晨曦的暖色。

海水织成的披肩中夹着星沙,星沙在纱上慢慢流淌,宛如身披一条星河,在夜空中闪烁。

他的手指拂在一把小巧精致的金色竖琴上,指尖拨过白色的弦,随着悠扬的琴声,被鱼尾无意带起的水珠在半空中凝聚,穿过星沙的披肩,化为几只散发着淡淡荧光的小鱼,灵活的摆着透明的身躯,围绕在人鱼的身边。

雷狮慢慢踱步走向湖边,直到湖水盖过他的脚,几只荧光小鱼游向他,在他的身边欢快的扑腾。人鱼看向他。意外的,人鱼并没有害怕跳入湖中而是停下了抚琴的手,抬头看着他,那对翡翠般的双眼直勾勾的盯着雷狮。

是梦中的那双眼睛。同样的清澈,同样的温柔。

“哒哒。”

人鱼开了口,那宛如舌尖吸着上颚然后往下拉动发出的声音大概是人鱼的语言。而说了什么雷狮并不能听懂。

似乎是看出了对方听不懂自己的语言,人鱼跳入湖中向雷狮的方向游去,周围围绕的荧光小鱼也随着他的动作而与湖水融为一体。

“想干什么?”海盗的本能让雷狮握紧了手中的刀,蹲了下来,看着离他越来越近的身影。

人鱼在雷狮的面前停下,跃出水面,带起一片水花,打湿了雷狮的衣裳。他搂住雷狮的脖子,轻轻的吻上了上去。

人鱼的唇冰冰凉凉的,但是十分柔软。口中被渡过一个东西,还没等雷狮反应过来,那东西早就顺着口顺进了自己的腹中,这个吻也结束了。

棕栗色的长发在水中散开,人鱼伸出一只手看着雷狮,再一次开口,发出的不再是那“哒哒”的声响。

“这下能听懂我的话了吗?我是安迷修,你好,我一生的伴侣。”

评论 ( 27 )
热度 ( 172 )

© 狐狸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