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一颗Fu球球
平时特别忙,但是就算到吐血也忍不住写写写,算是一个慢更党了,希望能原谅我【无奈】

【雷安】对街花店店长,今天的花是——(下)


咖啡店店长雷x花店店长安(老夫老夫了)

写到最后就特别意识流完全XJB写了,真是抱歉啊啊啊【跪下】

关于早餐那段,我纯粹脑补,属于深夜放毒的,可能是我只想写这个?】

OOC我的!OOC我的!不科学也是我的。

就这么,草率的完结吧!我已经,不想看到花了】

————————————————————

02.白玫瑰

冬日的清晨天依旧昏暗,雷狮揉着乱糟糟的头发从被褥中坐起,拿起手机看了眼时间后又躺下去闭目养神了一会儿才起来。

洗漱更衣过后,雷狮便去厨房给某个从来就没有早餐意识的家伙准备早餐。

雷狮在厨房里折腾了一阵做好了需要的材料,把准备好的黄油涂在模具中,撒上一些清粉。把做好的蛋糕糊装入圆口裱花袋里面,把裱花袋里的浆挤入模具的每一个格子里,放进烤箱中设定好时间后便不再理会烤箱内的动静。

转身打开厨房里专门放咖啡豆的玻璃柜,雷狮挑挑拣拣的拿出了一小瓶子前天刚磨好的咖啡豆,把咖啡粉放进透明玻璃机里,熟练的操作着咖啡机。通透的咖啡一滴滴的从咖啡机的底口中滴落在地下放置好的茶杯里,在浓郁的香甜味儿中,咖啡清苦的香气在其中穿梭,偷偷的勾引着清晨食欲。

牛奶锅中温煮的牛奶飘着甜甜的香气提醒雷狮可以将它倒入杯中。白色的液体从锅中倒入玻璃杯里,与旁边茶杯中的咖啡放在一起。

雷狮熟练的控制着咖啡和牛奶的量,将它们混合起来,从橱柜里拿出纸杯,他知道安迷修喜欢用自己的杯子,所以从来就只是用纸杯来盛牛奶咖啡。

带上手套,蓬松柔软的蛋糕被雷狮从烤箱中取出,散发着白色的热气和诱人的香气,羚角号的专属纸袋被蛋糕装的满满,留下一点点可以折叠的空间。

雷狮搅动着碗里的麦片解锁手机屏幕看眼时间,才过去一个小时左右,估摸着时间这时候安迷修已经在店中整理花朵。雷狮的住的地方离商业街不是很远,步行五分钟就可以到达。披上外套拿上做好的早餐往店的方向走去。

透过Kinght的玻璃窗,可以看到安迷修正手拿喷壶弯着腰给花朵浇水,他带着半只耳机,温柔的看着那些盛开的花儿,就像看着自己孩子一般的。那笑容让雷狮一瞬间想起了大学的最后一天和他一起在天台上交谈未来的安迷修,也是那天,他们在一起的。

调整了一下心情,雷狮推开了Kinght的门,门上的铃铛丁零作响,提醒安迷修有人进来了。

“你比平时晚到了二十分钟。”安迷修看清楚来人是谁后,放下了手中的喷壶,自觉的接过雷狮递给他的纸杯,走回柜台将里面的牛奶咖啡倒进自己的马克杯里“花茶?”

“随便。迟到还不是为了给你做早餐。”雷狮坐在圆桌那儿撕开羚角号的纸袋,露出里面依旧冒着热气的早餐蛋糕“都这样了还不夸我一下?”

“好吧,夸奖一下已经二十几岁的大孩子。”安迷修把花茶递给雷狮,轻轻的在他脸上落下今天第一个吻。然后雷狮又摁着他的脑袋将这个吻从脸颊转移到唇上。


“你昨天没和我定今天的花?还是说,你准备让我随便给你配花?”安迷修把最后一口蛋糕吞下,看着低头玩手机的雷狮。

“那么安店长有什么好推荐的花给你亲爱的客户呢。”听到问题后,雷狮立马就收起了手机,认真的看着安迷修,昨天羚角号的生意比平时好,一时间忘记了这件事。不过,他从来都不担心没有新的花,毕竟他的恋人是知名花店Kinght的店长。

“白玫瑰。”安迷修从凳子上下来走到柜台那里,从柜台旁边的温室里取出一盆正盛开的白玫瑰,白色的玫瑰花没有红玫瑰那般妖艳,也没有蓝玫瑰那般梦幻“就开了9盆,可是我今天特意从温室拉过来的。”

“哦?早就盘算好了?”

“恩,早就想好了。”

“为什么是白玫瑰。不是还有其他花,我记得没错郁金香好像也开了?”

“你猜呗。”

安迷修帮雷狮将白玫瑰安置进羚角号的温室里后就准备回到Kinght,刚拉开大门一股冷风就见缝插针的窜进他的领子里,冷的他抖了一下。安迷修正准备直接跑到店里的时候,雷狮叫住了他,给他围上了一天白色的羊绒围巾才让他离开。

羚角号的温室里白玫瑰静静的开放着,雷狮站在木梯上,关上温室的门,身后传来轻轻的“叩叩”声。转过身去,看见安迷修正围着他的围巾站在玻璃窗后面。

看到他转过身后就张口在玻璃上哈气,玻璃上立马就显现一片白色的迷雾,安迷修伸出手指在那一片白中快速写着什么。雷狮看着安迷修认真的在玻璃窗上书写了一行字后就一路小跑回了Kinght,便走进了看玻璃上他留下的字。

字是反着的,但是也没有妨碍到雷狮辨认安迷修所写的字。

“白玫瑰 = 我足以与你相配,你是唯一能与我相配的人。”

看起来一定要选择白玫瑰的理由,也很简单。

因为只有你和我,才是天生一对。



评论 ( 8 )
热度 ( 46 )

© 狐狸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