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一颗Fu球球
平时特别忙,但是就算到吐血也忍不住写写写,算是一个慢更党了,希望能原谅我【无奈】

【雷安】对街花店店长,今天的花是——(上)


咖啡店店长雷x花店店长安(老夫老夫了)

写到最后就特别意识流,真是抱歉啊啊啊【跪下】

深思熟虑,严肃的考虑过自己的坑品后我选择两发完结。

OOC我的!OOC我的!不科学也是我的。

我爱慢爹一辈子 @花束与水葬
————————————————————

00.

大学毕业后安迷修在凹凸商业街的中心和妹妹安莉洁一起打理师傅留下的一家花店,这家店的名字叫Kinght。

Kinght在商业街也算是远近闻名的店铺了,至少营业额一直在排行榜上第五名。

Kinght之所以能这么受欢迎大概是因为安师傅做到了别的花店做不到的事情,他买下了一大片地来建立温室,悉心的培养花朵。以至于一年四季温室里都开满了鲜花。品种玲琅满目,所以在Kinght里没有客人找不到自己想要的花。而安迷修也继承了师傅的温室和这家花店。

花店的对面是一家咖啡店叫羚角号,和一艘有名的海盗船同命,因为店长雷狮是一位海盗狂热者。顺带一提,羚角号的营业额可是在Kinght之上排第四的。而且,店长雷狮,是安迷修的恋人。意外吧?

在不知道这件事前,安莉洁曾经和凯莉一起去过这家店里喝下午茶,不得不承认,店里的装修真的很好看,让人觉得自己在船的甲板上在海风中听着悠扬的歌声那般惬意。

羚角号有一个特色,店里头有三四个悬挂在墙上的玻璃温室,每天温室里都有娇艳美丽的花朵,而且装饰在店里的花几乎没有重样的,今天是红玫瑰,明天是茉莉花,后天又变成了郁金香。有些懂花语的老顾客会眼尖的发现这些花朵和“爱情”这个词有关,渐渐的,羚角号里来的情侣也意外的多了起来。

而关于这个特色,其实是有故事的。这个故事呢,和就和安迷修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嘛,虽然这个故事有点长,但是——

那会是一个充满花的爱情故事。

01.  时钟花

对于住在温室的安迷修来说清晨的空气总是带着花的香气,这些花就想是他的孩子,从埋下的一颗不起眼种子到绽放时的惊艳娇美。

他深爱着这个职业,一如他爱着这清新的花香。

“唔——!”安迷修在床上伸了个懒腰就掀开被褥下床,换上昨晚准备好的驼色毛衣黑裤围上围裙,洗漱过后推开与温室仅仅相隔的磨砂玻璃门。

与其说是个花朵温室,倒不如说是一个巨型花园,一个个圆柱型木架上花朵在绿叶中绽放着,悬挂在玻璃墙上的吊兰吐露着花蕊,安迷修特意在温室的中间小道旁栽种了两排玫瑰,按照颜色的深浅种植的,一直延伸到玻璃门前。

“早安。”和花道安是他每天的习惯。

简单的给花朵护理了一下,留下一个字条给安莉洁,让她醒来后完成交代的事情,安迷修就拿上车钥匙,把今天客人需要的花装进车里,往店的方向开去。

凹凸商业街的开放时间是在十点,安迷修总是会提前一两个小时到达店里做一些准备。翻开店门前挂着的白色木牌,用花体写的“OPEN”预示着今天一天即将开始。

把车里的花搬到店里,给花都浇过水后,安迷修从柜台里把告示板搬了出来,蹲下身用蓝色和黄色的彩笔在告示板上写下了今天会摆放在店里的花。

“早。”熟悉的声音在身后响起,安迷修放下手中的水笔,抬起头看向站在他身后的人,结果迎面而来的是一个热乎乎的纸袋。

“好烫!!”安迷修脑门一下子被热乎乎的纸袋烫到,令他条件反射的捂住脑门想站起来,结果因为蹲的有点久一个踉跄坐在了地上。

“请签收你的早餐,是牛奶咖啡还有松饼。”雷狮立刻退后一步坏笑的提起纸袋,拿稳了手里的咖啡,生怕它洒出来。

“恶党!”

“等等等等!我手里还有咖啡!!”

花店的门敞开着,临近街道的玻璃窗旁圆木桌上那个烫手的纸袋规规矩矩的从中间撕开,露出里面还冒着热气的松饼。雷狮坐在圆木桌旁看着在柜台里的安迷修。

安迷修头上贴着小马宝莉的创口贴把纸杯里的咖啡倒进他常用的马克杯里面,顺便倒了一杯花茶给雷狮。

“喂,早餐带到了,那我昨天订的花呢?”雷狮接过玻璃杯子,闻了闻味道皱了下眉头就把被子搁在桌子上了。

“搬到里面去了,顺便你还好意思提刚刚的事!”安迷修不爽的白了眼自己的恋人,自从他们在一起后,雷狮总喜欢时不时搞事,像一个长不到的孩子一样闹腾,以前怎么就没发现他是这种性格呢?

“要不是我这么做我还真不知道你有小马宝莉的创口贴,我以为有了抱枕你就满足了?”雷狮盯着安迷修额头上的小马宝莉创口贴,忍不住嘲讽了几句,看到安迷修用力的将插着插进松饼里时识趣的闭上了嘴巴。

雷狮摸着手中的玻璃杯子,咖啡的味道改过了茶的香味。他突然想起这张圆木桌原本是摆在另一边的,似乎是在他们在一起后才搬过来的。而这里正好可以看清楚对面羚角号的温室。那是他经常呆的地方。

趁着雷狮发呆的功夫,安迷修就把早餐解决了。出声示意一下思想都不知道飘哪里去的雷狮,去打开羚角号的门,他把里面放着的花搬到羚角号里去。

看着安迷修把一盆盆未开的花搬了进来,雷狮疑惑的看了眼安迷修,但是安迷修并没有回答。

“安迷修你确定现在能放上去吗。万一开店了还没开花的话我可就赖你了。”雷狮从安迷修手中接过一盆花,搭在木梯上将花小心翼翼的放置进温室中。

“放心吧,马上就开花了。”安迷修看了眼墙上挂钟的时间笑着的开口,接过空花盆,再次蹲下抱起一盆花。

玻璃温室中原本沉睡的花苞似乎是为了回应他们的话,淡紫色的花瓣缓缓打开,白紫色的花丝衬着花瓣,花丝之间隔着小小的间隙,中间挺立的嫩绿的花茎像一个五角星,整顿花宛如一个钟表一样,随着第一朵的开放其他的时钟花也纷纷展露出里面藏着的“指针”。

“啊,真开花了。”雷狮一手扶在木梯上,摘下先一步开放的那朵时钟花,然后插在安迷修的耳朵旁“噗——真合适,这朵算我送你了的。”

“喂!”此时的安迷修双手抱着一盆盛开的时钟花,头上也插着一朵时钟花,加上额头上的小马宝莉创口贴显得滑稽又可爱。这幅气急的模样,令雷狮笑了出来,接过安迷修怀里的花放进温室。

“安迷修。”安迷修不爽的拿起一盆花递给他,这次雷狮并没有接过。

“恩?”

“你知道我为什么选时钟花吗。”

“我知道。”

“哦?那你说说看啊。”

“因为它的花语是——”

“爱在我身边。”雷狮手扶在玻璃温室旁,俯下身吻上怀抱着时钟花的安迷修,时钟花的清香围绕在他们身边。

——————————————————
【后记】

“啊,牛奶咖啡的味道。”

“错,是爱的味道。”

评论 ( 4 )
热度 ( 113 )

© 狐狸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