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一颗Fu球球
平时特别忙,但是就算到吐血也忍不住写写写,算是一个慢更党了,希望能原谅我【无奈】

【雷安】和自己的老师住在一栋楼是什么样的体验?(知乎体)


有一些内容其实就是我的真实经历吧,脑袋一热就写了。
晚一些,如果能写完,就有车了_(´ཀ`」 ∠)__
祝食用愉快_(´ཀ`」 ∠)__ 【咸鱼遁】
——————————————

[提问]和自己老师住在一栋楼是什么样的体验?

[10272 赞][520 评论]

——————————————————————

[答主]AMX     

唔,同期的小姐拜托在下来看看,没想到……咳。
在下觉得我非常有资格回答这个问题,对,非常有资格。

首先,在下和导师正如题主问的一样,住在一栋楼里面,我租住在五楼,导师住在三楼。如果当初知道他也住在这里的话,我会当机立断的选择搬到离那里远远的地方,对,非常果断的。

至于我为什么对导师如此态度,那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导师住在楼下就不是一个意外。那时候我和同期的小姐(对,就是让我来答题的人)说过房租快到了要找新房的事情,不出两天,她就给我推荐了现在的房子,价格格外的便宜就是隔音不太好,其他条件还特别好,关键是,人家愿意承包半年的网费。然后我就心动了。

一开始我还不理解为什么这么好的房子房租会如此便宜,直到后来我就明白了,都是套路。

搬到新房,我按照习惯移动一些家具什么的,难免会有一些小小的噪音,不过按常理来说是不可能吵到住在三楼的导师的。

那是你太天真了,听说过买下上下两层然后打通成为一家的神经病吗?对,就是我导师。

当他穿着骚包的黑色紧身衣带着耳塞来敲门而我还真的开了门的那一刻,我的命运就被彻底颠覆了。

对,彻底的改变了【绝望.jpg】

因为小时候父母都在外面工作,基本不在家,我从小就学会了做饭,虽然称不上特别好吃,但是比起外面路边的垃圾食品来说,好那么点儿。然后,我的导师不知道从哪里知道了这个消息。【点蜡.jpg】

自从我搬过来以后,他就特别喜欢以各种奇葩的理由赖在我家里蹭吃蹭喝,还是拖家带口的蹭吃蹭喝,他没有孩子,只是他弟弟而已。

每次听到门口熟悉的三段式按铃我就知道,那家伙又来蹭饭了。

他的弟弟和他一起住,虽然年龄不是很大,在我眼里至少比他那个哥哥好无数倍。至少在我家蹭完饭后会说“麻烦了”。而且越蹭越过分,甚至还带了菜来点名要吃什么的蹭饭。

然后在某一天,蹭过我至少半个月的饭后,弟弟就告诉了我一个‘好消息’。说,在蹭了这么多饭后,他哥,也就是我导师决定以回报为理由,天天送我上下学。

哦,真是一个‘好消息’——个屁啊!

他以为我想和他哥一起上下学吗?太天真了!平时在院里就是因为他,我才会被其他小姐戴上奇怪的标签的,他简直就是我的恶党啊!

对,我从他的车里下来都可以收到特别多奇怪的眼神洗礼。所以,我就格外义正言辞的拒绝了。

但是现实就是,你往往想要拒绝的事,永远无法拒绝。而且对方还是一个不讲道理的流氓。

一个星期后我甚至都快怀疑他是在楼梯口装监控了还是睡在他家大门口地毯上的。每当我走到三楼阶梯就快走过他家大门的时候,他家的门就开了。怀疑我是定点走的,你接着看。我曾经也试过提早一两个小时先走,可是,我还是太天真了,他家的门照样开了。

所以,我已经习惯(放弃)让他别带着我一起走的这个念头,权当是剩下一次车费好了……

都光说坏处了。总有一些好处吧。让我想想。

导师住在楼下对我来说也是非常的便利,很多时候有攻克不下的难题都可以及时的去骚扰他。虽然经常讲题讲到最后会互怼起来。

导师不会做饭,但是会写歌,平时没事干就喜欢窝自家在沙发上写一些歌,这是他弟弟告诉我的。然后他就知道了,也不避嫌,给我听了几首他写的歌曲,意外的都是一些抒情歌。

偶尔还会把没写完的半成品给我听,难得寻求一些我的意见,时间久了他就基本上就窝在我家沙发上写歌。在学习的时候偶尔能听到舒心的音乐,也是一种不错的感觉。

还有好多好多事情,我觉得是说不完了,总之,和导师住在一栋楼,其实挺好的?至少我已经不讨厌了。

——————————————END——

评论 ( 10 )
热度 ( 150 )

© 狐狸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