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开↓

这人脑子大概装了整个银河系,大概是由脑洞组成的,脑洞特别多。

爬坑速度也奇快??但是一般吃定了一对就不会改变的!

可以叫我狐狸或者球,怎样顺口怎么叫呗

大宝贝和亲爱的的专属饲养员。

平时特别忙,写文时间都是挤出来的,算是一个慢更党了,希望能原谅我【无奈】

平时可以多找我逼逼啊,我很好勾搭的,真的!大概就像你给我一个棒棒糖我就跟着走的类型。

一个月标准崩溃三天到一周的类型。】

最后,我很讨厌转载,请不要这么做谢谢

【林秦】《他们》下(2)


♦OOC老规矩,我扛着
♦《黄昏影院》的番外,也就是,电影的故事  架空时代
♦小少爷和农家少年的故事
♦看过正文的人都知道结局……
♦祝阅读愉快

快结束了呢……有着感叹

☆推荐一首音乐配合食用
☆【松たか子—桜の雨,いつか】
☆这首歌,我觉得挺适合的……我也很喜欢。

——————————————————————

五年,说长不长,说短,倒也是不短。

23岁的林涛如今已是褪去稚气与青涩,落出了一个成年人该有的成熟。英俊的面容和开朗大方的个性,再加上是个正值完美的年纪,让林涛成为了胡镇里姑娘们明争暗斗的梦中情人。

林涛看着那些姑娘们,虽说也有过尝试的交往过几个,但不知为何,总是觉得少了什么。以至于,现在还是一个没把初吻送出去的雏儿。日子也渐渐过着,镇上的单身小伙儿一个个的减少,最后就只身下林涛一个单身的。

姑娘们看着急,林家老太太看的也着急。

“我说,涛啊。”林老太太恨铁不成钢的看着穿着白色背心大裤衩躺在凉席上忽闪大扇子的林涛,再次苦口婆心的给他做思想工作“你说,你也老大不小了,镇上那么多个小姑娘,你怎么就每一个对眼儿的啊。”

“娘,求您别说了,我真的每一个喜欢的。”林涛忽闪着大扇子丝一点都不想动,这大热天的,就想在竹席上吹风睡一觉。

“哎呦喂,你这混小子怎么就听不进去啊这是!”林老太太很清楚自家臭小子的性格,说理没用,于是,彪悍的林老太太伸出手揪住林涛的耳朵就是狠狠的拧,疼的林涛直哼哼“你大姐二姐都给娘抱孙子了,就剩你个不争气的连对象都没!”

“唉唉唉!!松手松手,这是你亲儿子!”

“混小子,今年要是找不着对象你就别回这家了,听到没!”

“听到了听到了,松手松手!疼!!”听到林涛的回应后,林老太太这才松手离开,剩林涛一个人在竹椅上哼哼着揉耳朵。

“不论多好的姑娘……终究不是他……”看着林老太太远去的背影,林涛眼中充满愧疚,这么多年,他也看透了,他的心早被一个离开多年的人占据。

但是……他们终究如秦明曾经对他说过的那样。

他们只能是两条平行线,永远不可能相交。

第二天的日头特别毒,林涛替父亲送完大米后就钻进了附近的凉茶铺子里想买一碗凉茶歇一歇,等日头不那么热了再走。

“涛哥,喝凉茶啊。”柜台里头,小黑正扇着风昏昏欲睡的,看到林涛来了后,略微懒散的打了声招呼,替他盛了一碗冰凉去火的凉茶。

“是啊,这日头毒的,老想在家里呆着了。”林涛接过凉茶后,特别豪爽的喝了半碗进去,这才觉得快要冒烟的喉咙舒服多了“真羡慕你家开凉茶铺子的。”

“可不是嘛……对了,听我媳妇儿说,你娘要逼你相亲啊?”小黑无奈赞同这大热天,然后,又神神叨叨的向林涛打听八卦

“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八卦了。”林涛好不犹豫的送给小黑一个白眼,慢慢的喝着碗里的凉茶

“和我媳妇儿学的。讲真的啊涛哥,你这又不是没有姑娘要,咋滴还不找对象啊?”小黑一脸狗腿的趴在柜台上,给林涛再倒了一碗凉茶。

“不知道,就是每一个感觉能对上的。”林涛也不客气,接过凉茶就放在一边,把碗里的一点点喝完了再拿“别提了,你们再怎么说我都不会现在就找到喜欢的。”

“成,成。”小黑看林涛不耐烦了,也不多问“对了,涛哥,听说了没,秦家那个大少爷回来了。”

“你说谁回来了?”林涛听到小黑的话后,停下来喝茶的手,抬头看着小黑等他说出下文。

“就,就内秦家大少爷啊,和你同天出生的那个。”小黑被林涛的眼神吓到了,说话都哆哆嗦嗦的

“你听谁说的?我咋地不知道?”

“我媳妇儿是秦家布料作坊的啊,人家秦老太太亲口说的。真真的。”

“钱放这儿了啊,我回去了!”

“唉唉唉!涛哥!!你汗巾没………咋回事儿啊……跑这么快……”小黑举着汗巾看着已经跑远的人,无奈的摇摇头。

他回来了。林涛脑海里只有这句话,五年时间,他与秦明的联系并没有断去,那五年里所有的信件他都好好的保存着。

从凉茶铺子跑出去的林涛并没有回家,而是跑到了他们第一次遇到的小山坡,林涛有一种强烈的预感,秦明一定会在那里。

当气喘吁吁的林涛看到山坡树下那个久违的身影,那抑制不住上前拥抱那身影的冲动被他渐渐扩大的酸楚占领。慢慢的走到树下,看着那同他一样蜕变化蝶的青年,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

“欢迎回家。”逆着阳光的青年将心中的千言万语化为简单的话,脸上强扯出来的笑容扭曲又搞笑。

“恩。”秦明伸出手将五年里环绕在他梦中,能让他撑过最艰难时刻的青年拥入怀里,矮几分的秦明鼻尖贴着林涛满是汗的脖颈,意外的,有洁癖的他确完全不想松开手,反而对这味道充满依赖“林涛。”

“嗯。”林涛也不再顾虑,低下头,感受那久违的真实。

“你知道吗,两条平行线,永远不可能相交…”

“秦明……”

秦明松开林涛,拍了拍环着他的手示意他松开。

“但是,它们可以重叠。林涛,我回来了。”

小山坡上,两个容貌俊俏的青年,悄悄的,在树荫之下,交换了他们青涩的吻。

评论
热度 ( 17 )

© 狐狸球 | Powered by LOFTER